主婦三味(莉.美篇)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2021年十月二十五日,週一。原本通常每周三去喂拆迁地流浪猫狗的,因惦记着一只刚产仔没几日的狗妈妈,想着不如一周多跑一趟,周一也去投喂一次吧。在出发前,我煮了一大锅米饭,烧了三个超大的琵琶鸡腿,加上前晚吃剩的半碗精肉炖蛋和叉烧,拌在一起,给狗子们做了顿自以为丰盛的营养餐。在几天前,为这群流浪狗,我买了一大箱琵琶腿,整整28个,塞爆了冰箱。老骂问,妳买这么多鸡腿干嘛?我回答,学着给你做盐焗鸡呀。老骂说做盐焗鸡也不用买一箱鸡腿吧。我说万一我第一次尝试失败,做的不好吃扔了,所以才多买的。再说除了盐焗鸡,我还可以学做椒麻鸡给你吃嘛。另外,现在不是在鼓励民众在家要囤点东西吗?我多囤点鸡腿可备战备荒。备战备荒这词汇可是从老骂那里批发过来的。老骂说盐焗鸡,椒麻鸡人家都是用整只鸡做的,哪有用鸡腿做?阿无卵,搞七念三,学习么不学习的,就知道瞎弄糊弄,说着老骂白了我一眼。


┈ 周一中午车到拆迁地,竟没一条狗来迎接我,可怕的安静。而往日狗子们围着我的车一路雀跃,使劲摇着小尾巴。村里有人告诉我就在昨天,也就是周日,打狗队来了,他们打死了那里所有的流浪狗。我听了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把给那些狗子们准备的午餐,依旧装了好几个餐盒,放在平时喂它们的老地方。 又去了平日喂两只狗妈妈的地方,也在那里放了两份。我知道,它们永远是不会回来再吃了。这七八条狗,我一周一次,喂了差不多快一年了。原本我只喂村里的流浪猫,但狗子们过于饥饿,它们竟把流浪猫的猫粮也吃尽了。流浪狗们在成为流浪狗之前原本都有家的,有的是前期拆迁的住户搬走了,没带走狗,就扔原地。每周会给它们送点吃喝。有的是前期拆迁户的租客养的,人走了,狗也扔那里了,连吃的都不送。它们会去垃圾桶那里碰碰运气,因为村里还有没拆迁的住户,有点善心的村民会把剩饭剩菜倒在垃圾桶外给狗子们吃。但挨饿始终是它们的常态。我最是见不得小动物们可怜兮兮了,于是便有了一周一次喂那里流浪猫的同时,顺带也把狗子们给喂了。所能做的也仅仅是管它们每周一日饱。


┈ 我默默的给也已不存在的两只狗妈妈放完食物后,打算离开之时,忽听边上的破灶間传来小奶狗微弱的叫声。那個灶間是搭出來的,就一平米多點,門已橫倒了。前週我曾在那裡放了兩塊墊子,並在邊上放了水和滿滿一盒貓糧,還加了一包鮮封包。前段時間多雨,天氣驟冷。有時一隻狗媽媽的兩個娃會躲在這個灶間。我見灶間地上都是破磚,所以前週去時給鋪了兩個墊子。我搬開橫倒的門,走進狹小逼仄的灶間。在前週鋪的墊子上七隻出生才十天的小奶狗擠在一起,它們叫聲微弱,因失溫和飢餓瑟瑟發抖。這七隻,是另一只母狗產的。它是一條奶油黄毛髮的梗犬,聰明,害羞,低调,很有禮貌。每次給狗子们喂食,它总是落在最后面,不是你争我抢的那种。即便吃完,它也不會像其他狗那樣挨得我太近,一个劲甩尾,而是離我一米距離,安靜的趴著,溫柔的望著我。原本它把孩子們產在這個灶間對面,兩棟房子的間隙處的雜物堆下面的。前週去時,我見它從那裡出來,我給它準備的食物它吃了沒幾口後,又匆匆回去,忙著照顧它的娃去了。


┈ 可能心有靈犀吧,這隻聰明的梗犬媽媽像是知道我會提前來,怕我找不到它的孩子們,就在打狗隊眼皮底下,把七隻奶狗一隻隻叼到破灶間我放的墊子上。為了保全它的孩子們,它沒選擇和它們呆在一起,因為這倒塌的門,狹小逼仄的空間,一隻大狗在裡面是一目了然的。只有小奶狗才能隱匿不被發現。於是它還是命喪打狗隊棍下,死亡成了狗媽媽和其他狗子們的最終歸宿。


┈ 我想都沒想,把七隻眼睛都沒睜開的小奶狗开车载回了家。恰好家里有羊奶粉,是前个月女儿小眼瓜从新西兰寄过来的。接下去最大的问题是老骂的接受度了,万一像我爸一样把我骂得狗血喷头呢。于是我给女儿和女婿都发了信息让他们劝说老骂,并让女儿联系同学朋友给奶狗们找以后的收养家庭。


┈ 老骂这关总算过了,他意料之外的大度让我窝心。老骂只是嘴巴上嚷嚷外孙么不带倒做起狗妈妈来了。我说外孙们在国外我咋带?要喂养七只出生才十天,眼睛都未睁的奶狗,接下去的忙碌和辛苦真非常人所能想象。我已经没有一点空闲时间了,即便去撒个尿都要跑着去的。用奶瓶喂七只狗,喂完一只还得帮它们排尿排便,因为它们太小还没法自主尿尿大便。然后再擦拭,搞卫生。七只弄完要花两个多小时。半夜还得爬起来喂两次奶,这几乎剥夺了我夜晚的睡眠。这样持续了整整两周,我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幸有女儿的同学相助,这个小姑娘开车接走了四只最健康的奶狗,留下三只感冒的我继续照顾。在她带走四只奶狗的前晚,我像一个要把娃送人焦虑的老母亲,给它们准备这个准备那个,两大罐羊奶粉,两个新的保温杯,两包尿垫,很多小毛巾,各种宠物的常用药。出于不放心,又给女儿的这个同学转了一笔钱。我只是希望,这些小奶狗都能被照顾得好好的,断奶后送给爱心收养家庭。可我心里还是清楚,它们一旦离开我,真是前途未知,生死未卜了,或许这一别,便是永远。只是我不能对其他人要求太多了。


┈ 今天是把奶狗救回家的第三周,目前我还有三只小奶狗要喂养。我打算自己留一只,另外两只等会吃小狗粮后给它们找真正有爱心的家庭收养。而我收养的那只肯定是最幸运的了,因为我会全心全意爱它,把它当做家庭成员。我想如果两个外孙明年回国,看到它肯定非常开心。老骂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哈佛,哈佛大学的哈佛。另外两只,我给它们起了来福和闪电侠的名字。


┈ 照顾小奶狗整三周,睡眠剥夺,人又瘦了,衰老憔悴变丑了,头发乱糟糟还掉得厉害,居家服邋里邋遢,即便每天换还是有溅出来的奶渍,可我不在乎。同样为奶狗们大把花钱也不心疼。在小眼瓜寄来的羊奶粉它们吃完后,先后又在京东买了十罐每罐700g的羊奶粉,五百片京东特制的暖宝宝,四大箱宠物尿垫,狗笼,婴儿营养米粉,益生菌,还有各种猫狗的常用药。在很多人看来我并不值得这么做,可面对一条条鲜活的小生命,我无从选择。我真的无从选择。或许那些人属于人间清醒,并懂得人间值得。而我是人间糊涂,且这辈子从未清醒过。


【  今天抽空在手机上打了这些文字,比较匆忙,写的也比较乱。或许以后会好好写一篇文章。博客名主婦三味后缀了(莉.美篇),因老骂在玩美篇,我没和他说,也去凑了个热闹。没花多少时间,因为那些是都是从乐乎博文复制粘贴过去的。】


                    三味 ◆ Nov.15,2021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