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莉.美篇)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春末》


落花風起

灰色的雛鳥羽翼漸豐

向陽之處草木豐盛

向陰之處苔衣翠綠

茶一杯

人初老

歲月靜

清歡無別事

……

┈ 整個九月,怎一個忙字了得。期間就畫了一幅畫,臨摹了幅大師的水彩。腦殘,對水彩一知半解的程度都沒,還挑了幅超難的。連鉛筆稿也懶得好好打,水彩直接上了,畫到後面就畫偏了。下次記得畫的再鬆散一些,留白處要小心處理,笨蛋!

                     三味 ◆ Oct.10, 2021

花开见佛

梦中的枣栗马淌水过河翻山越岭

于凉月下回首

已是千里之外

他在一座陌生的小城

将留有我掌心余温的果子

栽在春日的矮墙根下

并嘱托二月的风三月的雨

去唤醒

我童年的故乡

及村庄的记忆


            —— 主婦三味

                   September4, 2021


Pic1,2  靜物攝影《泊宅編》,如果心能靜下來,讀讀這本書還是挺好的。

Pic3,4 今年六月自駕德清,selfie素顏生圖,就選了好看點的發。

Pic5 在德清莫干山中午去吃飯時,我走在老罵前面,他偷拍的。

在莫干山的雨夜寫下的一段詩,配上這些圖片。


晚安💤,願所有的心在這一刻柔軟下來。


《此刻》


此刻

夜蝉低鸣

灯光如尘埃沉浮

音节落于风中

他将衰老之躯映在窗玻璃上

这一生的时光啊

已耗尽

黑色的蛇信子亲吻猩红的彼岸花

千年的魔咒

囚禁在阴影里的光若隐若现

发丝缠绕掌心

烁石刺痛脚底

在乌合之众的狂欢日上

用痉挛的手摩挲脚下的地

往朝圣者的衣袋塞一把故乡的土

于是他们出发

在夜色中行进

在黎明前抵达一个小镇

白昼留下他们疲惫的影子

黄昏瞬间闪过

黑夜再一次降临

啜饮着琼浆玉液

我口吐芬芳

带着醉意我将手臂伸向窗外

气流拂过时一阵颤栗

犹如鸟儿的双翼悬荡在尘嚣之上

我仰望长空

逝者的灵魂穿越云层的间隙

于我俯首之时

又遁入书桌空白的画纸间


                        主婦三味

                 September 1st,2021


【今夜,聽著巴赫,寫完一首詩。樂乎的親們,久違了💕】

《白夜》

白夜
草籽落滿一地
涼月灑向小巷的屋頂
清冷的
如一個空手還鄉之人

那些花
已遠去
那些曾獲得翅膀和震翼的花兒
在黑暗中遁走
並帶走了自己的影子和氣息

剝離現實的肉體
最終只剩下一把骨頭
它們和腳下的地一樣堅硬
我兩手空空
我身無長物

                主婦三味 ◆ Oct.26,2020


┈ 很久沒寫詩了,午飯後花不到半小時寫了首,親們喜歡不?繪畫,詩文,唱歌,手工,配音朗誦,親們覺得我哪一項做的更好呢?


┈  所有的詩歌文字版權歸個人所有。支持原創,切勿剽竊,避免追究。



《逆光的春天》


無數個夜晚

我聽到我骨頭的脆裂聲

噼噼啪啪的

像丟在火中的木炭

在春天

我們一起圍觀一群魚

被從河裡撈出後甩在地上

它們四仰八叉

嘴一張一合

死的飛快

我們淡定的瞧著

並期待

落日後的盛宴

在我的足無法到達的地方

有座金色的教堂

它高聳的頂像把利劍直插天空的腹部

它的鐘聲又似勇士驕傲的話音

振顫了空氣

抖落了花瓣

在沉沉暮色中與我的寂寞相遇

藉幽暗之力

墜落的花瓣重生成花朵

嬌艷欲滴

你要俯身親吻它小心翼翼的摘下

將它戴於我的鬢髮間

然後轉身離去

逆光的春天

人們模糊的五官凝聚成一個個點

從空白的畫面邊緣滑落

沒有升騰的光

靈魂始終徘徊於塵囂之上

在海面遼闊的孤寂下湧動著顫栗與不安

成群的魚窒息而亡

骨頭和腐肉被埋進土裡

成為植物的養料

無人吶喊

沒人哭泣

到處充斥著孵化和讚美的嗡嗡聲

草長  花開

連老朽無用的軀體也躍躍欲試

爭相開出肉花來

我苟且的活著

讓自己暗淡的影子越過街道穿過廣場

再折返

回到虛空的屋內

桌上靜默的紙筆和茶杯

我麻木停滯的思維

又一天

無事

存在過

卻在不斷消亡


                   主婦三味 ◆  May19, 2020


【   看到有幾位親下載了我的個人app,多謝親們對我的喜歡。詩歌文字純屬個人原創,版權歸個人所有,請尊重作者的創作,勿隨意剽竊。】


《我爱着这柔软》


白日的焰火

荡漾在唇上

我那梦中的枣栗马啊

翻越丛林

在山的另一端

异乡人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小镇上

他敞开的白衣领有被唇火烧灼的痕迹

在光线明亮的阁楼里

我用南方的青瓷杯沏茶

并朗读自己写的诗

我爱着这柔软啊

几案上那如雪的宣纸

画架上亚麻画框未散尽的松节油的气味

与书橱里很多扉页泛了黄的书

它们封存了往昔的气息和记忆

你爱抚的双手

炙热的唇

绵绵的情话……


               9:30pm  May26, 2020



【五月寫的詩。pic1為五月的selfie,其它selfie為7月12日下午。油畫和pic5為生図,其它是素顏加層濾鏡。加了濾鏡可真是美啊!】


       親們久違了,可能大家都不知道,目前樂乎已經被蘋果和安卓應用商店下架了。我五月份登出後就把蘋果手機的樂乎app刪了,這只是個人習慣性的舉動。可回頭再想在iPhone重裝此app已經沒辦法了。目前只能在華為老手機裡搞定。我一直認為lofter是目前為止國內最好最優秀的一個博客類app了,期待它能盡早重新回歸應用商店。提醒親們也勿像我那樣隨便把這個app刪了,因為,可能真的回不去了。至少用iPhone的刪了lofter已經回不去了。

      在不登錄的兩個多月,突然又多了幾十個粉絲,多謝大家對我的厚愛。🌺


                            主婦三味 ◆ Jul.15, 2020



      今天去老爸家給媽媽做清明,這次清明因疫情沒法去給媽媽送花了,媽媽請見諒。從老爸家回家後匆匆臨了石濤的一幅花卉圖送給您,就當送花了,臨的不好也請見諒哈,您是知道您這個女兒沒毅力,又懶又不成器的。

      2015年秋天為您寫的詩,媽媽,我在心底讀給您聽吧:


子在川上日 

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 

一声叹息过后 

音乐戛然而止 

你注视着我 

目光幽远 

如两口深井反射的日光 

﹉ 

十一月 

已是深秋的景象 

很多植物开始大胆裸露 

而动物们却变得循规蹈矩 

它们结束了春夏肆无忌惮的繁衍 

狗本分的看着门 

猫则在可以晒得到太阳的地方 

或瞌睡 或踱步 

再没有任何浆果从树上落下 

群鸟最后的狂欢已在夏末结束 

它们像安静的老者 

在清晨的枝头等待日出 

又在黄昏的枝头目送日落 

于是黑暗再次降临

 ﹉ 

所有的蝉已经死去 

它们赤身裸体 

它们没有墓碑 

它们歇斯底里的叫声成了最新鲜的记忆

我们睡去 

我们醒来 

我们尚且活着 

可很多人却死了 

很多人…… 

有爱我的 有爱你的 

有你爱的 有我爱的 

……


                主婦三味◆ Mar28,2020

《內心省察的好日子》



整個冬天

沒啥可炫耀的事

所有的生長都已停滯

即便在白晝隨便走走

都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一切平淡無奇如同嚼蠟

大地  山川

街道  樓群

連同你

保持著一種刻板單一的姿勢

這不可打破的平淡

讓我的聽覺和嗅覺遲鈍

並輕而易舉喪失了味蕾

無法判斷食物之味

潰逃的秋它帶走了光

也順走了落葉樹所有的葉

毫無掩飾的裸枝

赤條條的倔強

整個冬天

平淡  無事

卻是進行內心省察的好日子

不妨想想我們各自

讀過的書

走過的路

聽過的歌

和愛過的人……


            三味 pm 8:35    Nov. 25, 2019



【 想著十一月就快過去了,晚上剛寫了首詩,再拍了張照。我在日式粗陶茶杯里種了個紅薯,長葉子了,大家覺得可愛嗎?😊】


《初冬》


音樂刺穿肉體

光返回自身

如來的掌心可容納眾生

當抬頭直視晌午陽光之時

日子開始變得虛弱

短促的榮光褪去

可聽見風中的痛

由輕微漸進猛烈

直到讓陋室的鐵皮屋頂軋軋作響

爐上一壺剛燒開的水

壺口和壺嘴正突突噴著白色熱氣

瞬間模糊了窗玻璃

煙霧繚繞中存在與消亡相互廝殺

耳邊傳來幻聽的吶喊

戰鼓齊鳴

萬箭齊發

隨霧氣散去又頓歸平靜

我們沒有交談過的思想

如昨日喝剩的半杯茶

而自古以來無數代人的思想

如戈壁的胡楊殘桩

在千年的蒼涼中巋然不動


                       三味  Nov.23, 2019 


【昨晚睡覺時靈感突現,早上很快寫的詩。我要給老公看,我說你來瞧瞧你老婆的思想有多深刻。他說不看,你一思考上帝就發笑。而且說自己思想深刻的更不要看了。我說那我發朋友圈。一發朋友圈他也只能看了,看後說,寫的很好嘛。哈哈😆】

《昨日之昨日》

毫無疑問

懷舊不適合朗朗晴日

虛空之物

必產生於混沌之中

如夜

如雨

如霧

如霾

如雪

及一切晦澀陰沉的時刻

去選擇一個落著雨的秋日吧

淅淅瀝瀝的

每一滴雨都可落進心頭

於朝南的房間獨坐

雨幕中放空眼神

思想卻如細胞急速分裂

藉助混沌

我回歸

過往的輪廓陡然清晰

兒時的夏天已被濃縮成幾個片段

關於鄉村的記憶

始於一棟臨河的二層磚瓦小樓

樓前是土路

路旁有木槿籬笆

夏光將木槿花和枝幹投射於土路之上

形成灰紫色的疊影

有人從木槿上抓了隻天牛係上棉線送給我

讓我牽住棉線的另一端

出於恐懼我鬆手

天牛便拖著棉線飛遠了

村裡人一陣哄笑

說連天牛都怕到底不是鄉下孩子

屬於鄉村的記憶啊

熱氣騰騰如土灶上剛燒開的水

艷陽高照

被炙烤的田地

面頰緋紅兩手黝黑的農民

他們勞作時的講話聲像銅鐘飽滿洪亮

田埂上飛蟲成團亂舞

莊稼的氣味直逼鼻息

傍晚 炊煙升得很高

夾雜著的少量草木灰

自半空悠悠落下

同樣

我需要藉助一種幽暗之力

去緬懷我的小鎮

於混沌中還原它已全非的原貌

倘若你願意

請與我相對而坐

呷著茶

聽我聊聊小鎮的往事

在它沒有被推土機殺死前

那昨日之昨日啊

小鎮仍沐浴在復古濾鏡般的柔光裡

溫軟 安詳 靜謐

沒有誰去打破這種平衡

似乎連風都撼動不了一片樹葉原有的姿態

那些縱橫交錯的長巷啊畫卷般鋪開

巷子人家的白墻已泛黃

绛紅色的門戶油漆剝落

綠色的窗紗後時有人影晃動

我尤愛巷子上方的天空

若灰色瓦當的屋頂是岸

那它便是狹長的河

正午的陽光從天河垂直落下

照通透了每條巷子

一瞬成永恆

猶如嶄新的誕生

它使我確信我的小鎮不死

所有人也不會死

所有人

包括那些已經死去了的人

都將在這剎間復活過來

且音容笑貌依舊

他們在眾多的巷子裡穿梭往來

一如昨日之昨日

                9:06pm, Nov.19, 2019

◆ 這個月給流浪貓做了九個貓窩,也忙得不亦樂乎。忙完手頭的事,突然發現十一月的三分之二已經完完了。時光飛逝,真的好可怕呀,還都來不及回首呢!

◆ 秋,時而晴空萬里,暖洋洋的如小陽春。時而風起雲湧,涼雨陣陣。眼中所見樹葉璀璨繽紛。我知道那是這個季節謝幕前最後的輝煌。用不了多久,它便走向窮途末路。但無論怎樣,秋天的確是個讓人容易陷入懷念的季節,懷念陳年的事與人。此詩為我的小鎮和母親所作,在我心裡,我能永遠感受到那種歲月抹殺不了的溫軟。

◆ 小鎮的照片大概是2009年拍攝的,那時已經拆的差不多了。巷子裡住的除了老人,便是外來人口。巷子的墻本是泛黃的白,在上海世博會前一年被刷成了工業灰。2006年時我曾拍過幾百張小鎮的照片,那時小鎮還剛進入拆遷,拆的還不多,可惜沒有及時沖印,存入的那台電腦後來又壞了。所以只留下了2009年拍的這幾張。小鎮現在早徹底變樣了,若是一個在外二十年的人回到故土,我感覺他會徹底迷路。所有的街巷都被高樓大廈替代。已經沒有任何昨日的痕跡可喚醒他的記憶了。

                 主婦三味 ◆ Nov. 21,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