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與生活而言,盡善盡美是一種假象
  而瑣碎,平凡甚至雜亂才是它該有的面目
  因此,我從不關注那些華麗麗的東西
  它們讓人望而生畏
  反倒是大街小巷,市井裡散發的那種濃濃的氣氛
  才充滿了人間煙火的味道……
 
  這幾張照片,無關高雅,無關低俗,我只記錄尋常生活的本真。
 
       2017年5月25日,蘇州七里山塘街之所見

                              主婦三味 ◆ June23, 2017

《夏》


沒有一個季節像這個季節如此閃耀

光是信仰
善良的人內心透亮

在聞到煙草味這刻
我便想到你
憶起了那個曾經憂郁的輪廓
已漸漸柔和
農人們在三月插下的麥秧
得到了大地的承諾
那些青澀的麥子啊
小心翼翼
如初嘗戀愛滋味而多愁善感的年輕人
在六月鋒利的麥芒之上
我看到了大地的決心
它將承諾化作金子
回饋給那一雙雙勞作的手

這是一個光榮的季節
舉目望去
屋頂 樹冠 道路 田野 河流
一切的一切
必帶著王者的榮耀
我自由行走
路經很多家窗口
一個主婦正哼著小調用剛買的新鍋煮湯
她剃著光頭的胖男人在書房赤膊練字
他因缺乏靈感而焦躁
將寫過的宣紙揪成團丟棄
形成滿地刺目的光斑
晃得他一陣眩暈
鄉村的炊煙有草木的氣息
合歡的枝頭燃燒著粉紅的火焰
一隻在暮春懷孕的三花貓產下了四個幼崽
母貓的乳房膨脹發亮
像在胸前擺了幾個碩大的果實
孩子們往河中央扔石子
激起的水花濺濕了蜻蜓的翅膀
它落荒而逃
黃昏時分一個農夫找回了他丟失多日的耕牛
他摩挲著老牛的頭哭得稀里嘩啦
抹了兩手鼻涕

不可否認這是一個光榮的季節
以它之名萬物閃耀
大地充滿信心
我 追逐著光
你 追隨著我
……

                       June21, 2017

《六月物語》


佛曰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空空色色
亦復如是

在混沌中
我們學會了各種妥協
快樂的時候不喜形於色
憤怒的時候亦心氣平和
倘若烈日使人大汗淋漓
那麼就將自身囚禁於陰影吧
即便喪失光明
也未嘗不可

我想要你
在一間落滿寂靜的屋子裡聽我唱歌
聽我胡言亂語
或像一個瘋子那樣罵罵咧咧
喜怒無常
我還要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
在你面前
用磨刀石拼命去磨一把鈍菜刀
讓它發出霍霍的聲嚮
不絕於耳
然後我要將磨好的菜刀鄭重的交付於你
讓你去夜晚的草原去殺死一頭成年雄獅
你要讓雄獅的血像火花一樣四處迸濺
紅光滿天
使夜變成永恆的晝

絕沒有牧歌式的黃金時代
蒼天在上
土地在下
河流緩緩流向大海
在歲月的長河裡時間早丟失了概念
耳畔似乎能依稀聽到唐宋的馬蹄
飛馳而過踏嚮了長巷的麻石磚
皓月之下詩人吟誦
仕女們長袖善舞
鐵匠鋪的爐火通明
而道士們正煉著一種長生不老的仙丹

我們別無長物
除卻一身沉重的皮囊
在佈滿鳥糞的瓦砾上構建的空中樓閣裡
我們推杯換盞觥籌交錯
用手擋著牙籤淡定的剔著牙縫間食物的殘渣
像一個個體面高尚之人
卻又暗自各懷心事
受神靈感悟者在某個清晨醒來時淚流滿面
猶如看到
朝聖之路上塵土飛揚……

            
                       主婦三味 ◆ June1, 2017

          【  今天下午寫的詩,晚上略作修改。】

想起莫迪利亞尼

春日花開花謝的憂傷……

                 三味 ◆  May22, 2017

【  下午用水墨為上午寫的詩作了幅國畫,靈感來自國外一攝影作品。我像圖中人一樣辣麼喜歡戴帽子,春夏遮陽防曬秋冬保暖防風。】

《初夏物語》

細雨沾濕了流光
江南的梅子黃
美人兒對鏡弄妝
掃峨眉 點绛唇
凌波微步 玉珮叮噹

我手捧我的信仰
一花 一茶
獻給你
諸神雙目微睜
威嚴中透著安詳
俯視這人世間
紅塵皆蜉蝣
而幾千年後越王勾踐的寶劍
仍寒光凜凜
帶著直指咽喉的殺氣

我沒有長情的告白
你知道
所有的愛情於某日
終將呈現枯敗的朽色
如年長者手背褐色的老年斑
我們存在
吃喝  拉撒 勞作 睡覺
歲歲年年直至終了
而江湖風起雲湧
偉人們指點江山
躊躇滿志者在酒席間正談笑風生
他們高尚的情操與美好的理想
如佛龕神聖
一切都盡善盡美
不可挑剔

大自然間
五月的草正鮮美多汁
嚙齒動物於夜間發出咯吱咯吱的咀嚼聲
黑暗之處
貓眼正放著狡黠的光……

                      主婦三味 ◆ May15, 2017

《初夏物語》


細雨沾濕了流光
江南的梅子黃
美人兒對鏡弄妝
掃峨眉 點绛唇
凌波微步 玉珮叮噹

我手捧我的信仰
一花 一茶
獻給你
諸神雙目微睜
威嚴中透著安詳
俯視這人世間
紅塵皆蜉蝣
而幾千年後越王勾踐的寶劍
仍寒光凜凜
帶著直指咽喉的殺氣

我沒有長情的告白
你知道
所有的愛情於某日
終將呈現枯敗的朽色
如年長者手背褐色的老年斑
我們存在
吃喝  拉撒 勞作 睡覺
歲歲年年直至終了
而江湖風起雲湧
偉人們指點江山
躊躇滿志者在酒席間正談笑風生
他們高尚的情操與美好的理想
如佛龕神聖
一切都盡善盡美
不可挑剔

在大自然間
五月的草正鮮美多汁
嚙齒動物於夜間發出咯吱咯吱的咀嚼聲
黑暗之處
貓眼正放著狡黠的光……

                       
                             三味 ◆ May15, 2017

     春日買的勿忘我
     幾天前剛讀完的書
     與昨日菜場買的聖女果

     生活有點兒平靜
     沒理想沒抱負
     無組織無紀律
     無人管教
     活得鬆鬆散散
     很愛偷懶
     也算是不錯的狀態
     改不了的孩子氣與任性
     帶著敏感與小小的不安分
     偶爾會有中輕度焦慮與狂躁症
     還好還好
     我並不讓人討厭
     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   今天下午好熱啊,看到昨天吃剩的聖女果,感覺在我滅了它們前也該為它們做點什麼。瞥見一塊沒收拾起來放掉的羊毛薄披肩,覺得挺適合取材的,加上瓶花和剛看完的書一起即時拍了張靜物照。陽光太猛,我拉上了南面的窗簾,只敞開西面的,讓部分的光以柔和委婉的形式進入,同時又點亮了小桌右邊的檯燈補光。手機拍攝,不做後續處理。對於攝影,我是個絕對的外行,可以說什麼都不懂,我所做的僅僅是於偶然間隨性的去捕捉生活中那些瑣碎的小美。🌺】

                        三味 ◆ May11, 2017

《暮春懷古》


春江花月夜
一匹青馬緩行於淺灘
微涼的水沒過馬蹄

千年的香爐裡
熏香的煙依舊漫不經心升起
沉甸甸的灰撲落

有人汲山泉而歸
沏茶,研墨
幾案上的紙如蓮素淨

我窮盡我的想象
暮春時節
於千年之外於此刻
人間的草木正蔥郁
茅屋,瓦舍和樓宇
寧靜的村莊及熱鬧的集市
在陽光與月光下產生的影子
或濃或淡
我們和古人遙相呼應
品著同一杯綠茶
回味苦甘
並用同一種語言說著話
待靈魂游離於肉身
沉重的軀體霎時化作虛無的青煙
留下靈魂
與語言一道融入了廣無邊際的陰影之中
……

                    主婦三味 ◆ May10,2017

﹉  《紙上隱逸》——這是俺家罵罵最近寫的書法和詩作,怎麼樣,也老厲害的吧。

﹉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上月末老罵問我,“老婆,我還有青春嗎?” 我回答他,“索嘎!你正值青春呢。” 說完我望著身著一件舊老頭衫,挺著大肚腩,五十剛出頭的罵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了。他把臉一沉,“儂只女寧,儂一笑吾就知道儂在講反話!” 我反問他,“那你說我還有青春嗎?”他咧著嘴說,“當然了,妳還年輕著呢。”  我覺得下次他若再問我同個問題,我是絕對不會再哈哈大笑了。

                          三味 ◆ May 4th,2017
                     

紙上風花
途中旅人
是內心溫柔的試探
隱而未顯的喜悅
妙不可言……

     ——摘自2017年1月寫的詩歌《想起》

﹉  這是貓主婦人生中畫的第五幅水彩,和前幾次用油畫筆糊弄的幾幅不同,這次是先查了下水彩畫的一些簡單步驟,再下手臨摹的。臨摹的起點太高,是國外水彩大師的作品,持續畫了兩天,整個繪畫過程相當虐心。絕沒有油畫和寫意國畫的那般隨心所欲。作畫用的顏料,紙張和筆是很便宜很普通的那種。今天上午畫完後自我感覺還算良好,我對自己的要求不高,畢竟不是美術專業出身的,也從未到外面學過繪畫,所以無論是油畫,國畫,水粉水彩啥的都是憑點小聰明在家胡亂畫的。昨天從下午一直畫到晚上九點半,害得整晚的睡眠非常糟糕。   
                    三味 ◆ 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