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臨石濤

﹉  從下午一直畫到晚上九點一刻,偶爾的心血來潮亦是想訴說一種情懷。

                                     主婦三味 ◆ August20, 2017

           《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

                                      【唐】王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  依舊燥熱的淺秋,週日上午老公寫字做飯,老婆畫畫。【後兩幅為罵罵的書法】

                                主婦三味 ◆ August20, 2017

想起莫迪利亞尼

春日花開花謝的憂傷……

                 三味 ◆  May22, 2017

【  下午用水墨為上午寫的詩作了幅國畫,靈感來自國外一攝影作品。我像圖中人一樣辣麼喜歡戴帽子,春夏遮陽防曬秋冬保暖防風。】

《初夏物語》

細雨沾濕了流光
江南的梅子黃
美人兒對鏡弄妝
掃峨眉 點绛唇
凌波微步 玉珮叮噹

我手捧我的信仰
一花 一茶
獻給你
諸神雙目微睜
威嚴中透著安詳
俯視這人世間
紅塵皆蜉蝣
而幾千年後越王勾踐的寶劍
仍寒光凜凜
帶著直指咽喉的殺氣

我沒有長情的告白
你知道
所有的愛情於某日
終將呈現枯敗的朽色
如年長者手背褐色的老年斑
我們存在
吃喝  拉撒 勞作 睡覺
歲歲年年直至終了
而江湖風起雲湧
偉人們指點江山
躊躇滿志者在酒席間正談笑風生
他們高尚的情操與美好的理想
如佛龕神聖
一切都盡善盡美
不可挑剔

大自然間
五月的草正鮮美多汁
嚙齒動物於夜間發出咯吱咯吱的咀嚼聲
黑暗之處
貓眼正放著狡黠的光……

                      主婦三味 ◆ May15, 2017

﹉  《紙上隱逸》——這是俺家罵罵最近寫的書法和詩作,怎麼樣,也老厲害的吧。

﹉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上月末老罵問我,“老婆,我還有青春嗎?” 我回答他,“索嘎!你正值青春呢。” 說完我望著身著一件舊老頭衫,挺著大肚腩,五十剛出頭的罵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了。他把臉一沉,“儂只女寧,儂一笑吾就知道儂在講反話!” 我反問他,“那你說我還有青春嗎?”他咧著嘴說,“當然了,妳還年輕著呢。”  我覺得下次他若再問我同個問題,我是絕對不會再哈哈大笑了。

                          三味 ◆ May 4th,2017
                     


﹉  2016年歲尾畫的國畫,喜歡這種趣味。

                                       Jan9, 2017

我需要灼傷喉嚨的烈酒
與令人窒息的擁抱
我需要借助酒力與激情
去觸摸我難以名狀的痛苦
去和人說說一些無法道出的語言
去干點正經人眼中的壞事
或者乾脆去放肆地撒個野
我嫉惡如仇卻又匱乏勇氣
我崇尚自由而自由卻被牢牢地釘在
十字架上
只剩下思想
在沒有光亮的地方裸奔
……
—— 節選自三味2016年六月寫的詩《致詩人迪蘭·托馬斯》
     

﹉  我穿著游泳褲,赤著腳,蓬頭亂髮,在只有一個小篝火照明的黑暗沙灘上唱歌、喝酒、吐痰、跑跑跳跳——這才叫生活嘛!

—— 節選自傑克·凱魯亞克《達摩流浪者》,我很喜歡這段。

【﹉ 十一月的最後一天,陽光勉強露脸,發著混沌的光。抽空用水墨宣紙畫了幅國外攝影肖像,那個抱貓的女子真是似曾相識啊!明日起蟄伏😊】


這是一場流動的聖節
在昏暗的雲層間擊嚮一面鼓
傳來隆隆的沉悶轟響
雨勢如註
我將手探出窗外
雨水順著手心而下
流進體內
沿著我心靈的褶皺
無數花朵綻開

我想起你
那張因雨水而模糊了的男人的臉
膠片中失真的影像
隱約如
黃昏的蛾子灰撲撲的翅膀
搖滾樂嚮起
黑色轟鳴的德國戰車
一路碾過
所向披靡
留下碎片與廢墟
地獄中硝煙四起
我想和你
跳支邪惡之舞
赤裸裸的放蕩
舉手甩髮搖擺
像蛇一樣從你的身體蜿蜒穿過
拋下你空洞的躯壳
靈魂游離
向黑暗中的一絲微光飄去

這是一場流動的聖節
春雷滾滾如神之召喚
聖潔的雨水自天而降
流經我的雙手抵達我的體內
帶動溫熱的血液
融入泥土
長出花朵
鋪天蓋地……

        
       下午畫了幅水墨的人物國畫,取材於網上的一張人物攝影照片,並配了自己寫於四月的一首詩——《流動的聖節》。我挺喜歡自己寫的這首詩。在表達內心的情感時,詩歌和繪畫的確是最好的方式。 【 主婦三味 ◆ August15, 2016 】

﹉  傍晚見沒人在書房寫字,就去擬了張白石的寫意。黃昏的光線消失得飛快,它迅速收攏,朝天際步步退去,黑暗即將來臨。很想有誰為我在夜色中唱支歌。  【 主婦三味 ◆ August 13, 2016】

《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

【唐】李白

﹉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主婦三味 ◆ 201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