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昨晚我自己動手組裝了個小書櫃,放在陽台矮桌上,妥妥滴。秋冬季在陽台曬太陽喝茶看書聽音樂很享受。第二、三、四張照片是家中的書房,又亂有雜,家中除了書感覺沒啥其他值錢的東西,書櫥放不下的書被放到了練字大桌子下幾個天貓的紙箱裡。地上堆了幾堆各種宣紙。書櫥邊上的樟木箱上也是幾堆宣紙。樟木箱裡也是宣紙。樟木箱下有個非常大的紙箱也放滿了書。這雜亂的書房是理不得的,有幾次給老罵把書房整理得乾乾淨淨,他回來竟朝我發火了,說桌子就得亂,書房就得亂,不亂他寫字沒感覺,把寫字的風水給破壞掉了。我這一肚子氣呵,我可是腰酸背痛打理了老半天的。後來吸取教訓了,就讓書房亂去吧。還有一部分放不下的書只能放臥室小書櫥,以及瓜的房間。瓜也可憐,她的書櫥上空調下也堆了好幾疊宣紙,那些宣紙比較貴,用布蓋著。瓜在她書桌上的兩個塑料餐盒裡養了九只小蝸牛,那些是她的寵物,從我買回來的菜裡她發現它們的。

                                主婦三味 ◆ Oct.27, 2017

﹉  下午四點二十
      24K的陽光
      陽台的矮桌
      種在三個茶杯裡的三只發了芽的紅薯
      一把宜興茶壺和一只壓根就不配套的茶杯
      1983年版的波德萊爾的《巴黎的憂鬱》0.57元

﹉  尤喜秋日傍晚前的陽光,鍍了24K金,把所有的貧瘠變成了富足的輝煌。我從不需要心靈雞湯,儘管,我有時情緒低落。這24K的金光消退得很快,不過它讓坐在藤椅上的我產生了某種幻覺,仿佛自己變身成了宮殿裡的女皇。

﹉  今天不需要再準備晚飯了,吃餛飩。中午也吃了餛飩,為吃餛飩我買菜,剁餡忙了一個上午,一個上午,一個上午啊。

                                   主婦三味 ◆ Oct.25

﹉  下午三點,在書房幾案正著手畫著攝影師逐光的一幅作品,不經意間抬頭,空中的雲厚重得像是快要掉下來了。若是真掉下來,那麼我們盡可以輕輕鬆鬆的騰雲駕霧了。畢竟還是八月,雖說已立秋,但暑氣還是盛夏的德行。只是相對於自然界的其它生物,人總是那麼後知後覺。八月初的時候,當我俯視公寓花園,發現很多樹的葉子漸已變色。像香樟,桂花這類常青樹的葉子色調變暗了些。而水杉,銀杏,梧桐,鵝掌楸等落葉樹的葉子開始悄然帶點黃棕色,這種變化在樹頂尤為明顯。而昨日鼓噪的蟬聲也日漸衰弱。

﹉  秋天裡那些個天高雲淡的日子啊,說遠不遠,說近也非近。這真好比人與人之間的心,不太好琢磨。

                                     主婦三味 ◆ August22, 2017

﹉  七月寫文章,文章寫膩了就動手做衣裳。一台老式縫紉機,自己裁剪,自己縫紉,從未學過,能做成這樣,有點兒驕傲。順便秀一道昨天燒的黃花菜扁魚,感覺還不賴,挺好吃!

﹉  第一張,用印花雪紡做的V領連衣裙。
     
﹉  第二張,用棉綢面料做的圓領連衣裙。

﹉  第三張,用印花雪紡做的一字領民族風短衫。

﹉  第四張,用李錦記紅燒醬油做的黃花菜扁魚。

﹉  生活的滋味,滿滿滴……

                                       主婦三味 ◆ August16, 2017

《童年情景》後序

                       

﹉ 前陣子網上有類似於這樣一段話,'六零後已奔六,七零後也奔五,八零後正奔四,連九零後都開始奔三了。’看了之後算作七零後的我心頭一緊,不免有絲悲涼。時間轉瞬即逝,心未老而光陰卻不再從容。猶記得我十三歲那年春天的某個中午,我和我的好姐妹阿虹邊唱著一首台灣歌曲《那一年我十七歲》,邊走在Z鎮的一條巷子裡。那時我感到我的十七歲真是遙不可及,我是多麼盼望能一夜長大,然後像那首歌中所唱的背起行囊穿起一條發白的牛仔褲,裝著若無其事的告別。告訴媽媽我想我想離家出遊幾天,媽媽笑著對我說,別忘了回家的路……

﹉  回望過去,青春如朝露,童年如遠去的蝴蝶。它們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了。從心裡學的角度,童年對於人的影響尤為重要。我很幸運我有一個豐富快樂的童年,這樣的快樂該是九零後和零零後無法擁有的吧。

﹉  六月末,聽著舒曼的《童年情景》,便著手以此為題開寫小說。從上海濕噠噠悶熱異常的黃梅日一直寫到近八月中旬暑氣漸消的立秋,歷經一個半月,寫下四萬餘字的這部中篇。第一次嘗試寫小說,雖不盡如人意,但寫作的過程挺讓我愉快,我感覺尋著記憶我又回到了童年。

                                       主婦三味  August13, 2017

      下午四點二十,於臥室窗口看暴雨中的公寓花園。

      人啊,一生中究竟要經歷多少場大大小小的雨?

      上午在廚房擇菜時聽到了微弱膽怯的蟬鳴,是今夏的頭一次,該是從梧桐街樹上傳出的吧。

           
                                         三味 ◆ June26, 2017


﹉  那已是靠近五月末了,天始熱,光已具備了夏的特征。我和女兒自由行走於七里山塘街,路經一臨河的剃頭店;舊屋,老式理髮椅與剪刀,破工具台上架了副鏡片模糊的老花鏡。屋中沒人,兩側的門都筆直敞開著。並沒有對流風魚貫而入,除了光。

                                 主婦三味 ◆ June24, 2017


  與生活而言,盡善盡美是一種假象
  而瑣碎,平凡甚至雜亂才是它該有的面目
  因此,我從不關注那些華麗麗的東西
  它們讓人望而生畏
  反倒是大街小巷,市井裡散發的那種濃濃的氣氛
  才充滿了人間煙火的味道……
 
  這幾張照片,無關高雅,無關低俗,我只記錄尋常生活的本真。
 
       2017年5月25日,蘇州七里山塘街之所見

                              主婦三味 ◆ June23, 2017

﹉  給老公買宣紙時問賣家要了幾張宣紙小樣,此國畫是畫在熟宣上的。頭一次在熟宣上畫畫,我覺得這種紙只適合工筆不適合寫意。

﹉  今日有雨,有雨的下午畫畫總是很開心的。畫作不大,畫得隨意,不花時間。工筆畫要畫好的話是費時費力的,講究細節,下筆很細緻小心的,這樣會很累的。不是我畫不了,就是我不高興畫嘛!ヾ(✿゚▽゚)ノ

                                      三味 ◆ May23, 2017

﹉  今日中午去南京東路燕雲樓吃北京菜,路過西藏中路基督教沐恩堂。沐恩堂的前身是美國教會監理工會設的監理會堂,建與清光緒十三年(1887)。1929年,教堂向西遷移,於1931年建成了现在的这座教堂。是上海乃至遠東著名的教堂。每次路徑此處,我總會以虔誠之心抬頭仰望教堂拱門上 【真理使爾自由】這六個大字,樸素、安靜卻自有一種強大、神聖、攝人心魄的無形力量!

﹉  前些年老公對我說,到了一定的年齡人該有所信仰。他說要不妳去信佛吧。我不置可否。我告訴他在我看來,諸神其實只有一位,神在東方是佛,在西方又化身為基督。人只要善良正直,有正確的是非觀,保持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就是真正有信仰的人。這要比那些常年燒香磕頭拜佛或每週必做禮拜,只停留於表面形式的偽善者要強!

       【以上乃個人觀點,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不喜勿噴。】

                            主婦三味 ◆ May18,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