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春華 秋實
在綿長歲月中總有一抹柔情
讓我們淡淡的喜悅
莫名的歡喜
……

﹉  前兩週老公的一位朋友送來一袋柿子,是他家庭院的一株柿子樹結的果實。那日我們正好不在家,朋友把柿子放在了小區門衛。老公的那位朋友是高中老師,從江西來滬工作已有二十來年了,早成了新上海人,和老公也算老相識了。大部分的柿子被我借花獻佛送了人,自己嘗了兩個,甜甜的很好吃。今天下午看到僅剩下三四個柿子了,於是趕緊的取了塊羊毛披肩做簡單背景給它們拍照留念。圖一是經過美圖處理的,圖二為未做處理的原圖。我感覺,都很美!

                                主婦三味 ◆ Nov.5, 2017

﹉  昨晚我自己動手組裝了個小書櫃,放在陽台矮桌上,妥妥滴。秋冬季在陽台曬太陽喝茶看書聽音樂很享受。第二、三、四張照片是家中的書房,又亂有雜,家中除了書感覺沒啥其他值錢的東西,書櫥放不下的書被放到了練字大桌子下幾個天貓的紙箱裡。地上堆了幾堆各種宣紙。書櫥邊上的樟木箱上也是幾堆宣紙。樟木箱裡也是宣紙。樟木箱下有個非常大的紙箱也放滿了書。這雜亂的書房是理不得的,有幾次給老罵把書房整理得乾乾淨淨,他回來竟朝我發火了,說桌子就得亂,書房就得亂,不亂他寫字沒感覺,把寫字的風水給破壞掉了。我這一肚子氣呵,我可是腰酸背痛打理了老半天的。後來吸取教訓了,就讓書房亂去吧。還有一部分放不下的書只能放臥室小書櫥,以及瓜的房間。瓜也可憐,她的書櫥上空調下也堆了好幾疊宣紙,那些宣紙比較貴,用布蓋著。瓜在她書桌上的兩個塑料餐盒裡養了九只小蝸牛,那些是她的寵物,從我買回來的菜裡她發現它們的。

                                主婦三味 ◆ Oct.27, 2017

﹉  下午四點二十
      24K的陽光
      陽台的矮桌
      種在三個茶杯裡的三只發了芽的紅薯
      一把宜興茶壺和一只壓根就不配套的茶杯
      1983年版的波德萊爾的《巴黎的憂鬱》0.57元

﹉  尤喜秋日傍晚前的陽光,鍍了24K金,把所有的貧瘠變成了富足的輝煌。我從不需要心靈雞湯,儘管,我有時情緒低落。這24K的金光消退得很快,不過它讓坐在藤椅上的我產生了某種幻覺,仿佛自己變身成了宮殿裡的女皇。

﹉  今天不需要再準備晚飯了,吃餛飩。中午也吃了餛飩,為吃餛飩我買菜,剁餡忙了一個上午,一個上午,一個上午啊。

                                   主婦三味 ◆ Oct.25

﹉   九月末我整理了一下我的微信朋友圈,刪除了所有以前發在朋友圈的內容,並向我寥寥幾個微信聯繫人開放了朋友圈。我原本的朋友圈是關閉的,因為我可以恣意的在朋友圈裡發牢騷,記錄些快樂或不悅的心情,我覺得這樣很好,像是找到了個可以發洩的場所。我的微信聯繫人也很簡單,罵罵,瓜,老爸,侄子,阿姨,外加兩個閨蜜。我一直和我閨蜜說我沒微信朋友圈,她們說妳活在哪個年代啊,妳不會發的話我教妳,她倆反復說了多次我都沒理會。最近我發現我其中的一個閨蜜將她的朋友圈對我也關閉了,我想她大概是like for like 吧,對此我並不太在意。過了段時間,我想想算了,就把朋友圈清理乾淨,給那兩個一直嘮叨著我要發朋友圈的婆娘開放唄。9月30日一開放朋友圈,那兩貨色就不約而同的讓起來了,“喲,妖怪,儂總算發朋友圈啦。” 罵罵的語氣是酸溜溜更帶著質疑的,“咦,儂朋友圈哈發起來了嘛。”  哎,我還真後悔開放了朋友圈,現在要吐槽,要發牢騷,要罵什麼人都不行了,所有的小心情都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想發啥內容吧須得中庸之道才好。

﹉  在清理微信朋友圈時,截屏了2015年初夏和淺秋的幾張照片,覺得自己還是個很可愛的老太婆。

                           主婦三味◆ Oct.24, 2017

﹉  尚未完成的《水鄉》,取材於杰PHOTO的攝影作品。尺寸50×70cm,相比以前畫的大部分尺寸為30×40cm的油畫算是老大一幅了。斷斷續續畫了一個多月,竟沒結束,很多細節沒有處理完。畫得中規中矩的,感覺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但需要說明的是,實物畫作比手機拍的畫作要好很多,也比畫廊裡賣的一些行畫要好,只是這類的畫我並不擅長。於是我問自己幹嘛要選擇自己不擅長的風景,又是大尺寸的?可隨即我又反問自己到底擅長些什麼?好像我什麼都行都會似的,又好像我什麼都不精,我這種人大概就是人們所說的三腳貓之流吧。

﹉  因油畫布的尺寸與杰PHOTO照片的尺寸不同,截取了他照片的大部分,但兩者尺寸還是有差別的。我打算先把這幅未完畫作放一放,整理一下心情,待以後將細節部分補上。感謝杰PHOTO, 感謝諸親的支持!     

                               主婦三味 ◆ Oct.24, 2017

﹉  下午三點,在書房幾案正著手畫著攝影師逐光的一幅作品,不經意間抬頭,空中的雲厚重得像是快要掉下來了。若是真掉下來,那麼我們盡可以輕輕鬆鬆的騰雲駕霧了。畢竟還是八月,雖說已立秋,但暑氣還是盛夏的德行。只是相對於自然界的其它生物,人總是那麼後知後覺。八月初的時候,當我俯視公寓花園,發現很多樹的葉子漸已變色。像香樟,桂花這類常青樹的葉子色調變暗了些。而水杉,銀杏,梧桐,鵝掌楸等落葉樹的葉子開始悄然帶點黃棕色,這種變化在樹頂尤為明顯。而昨日鼓噪的蟬聲也日漸衰弱。

﹉  秋天裡那些個天高雲淡的日子啊,說遠不遠,說近也非近。這真好比人與人之間的心,不太好琢磨。

                                     主婦三味 ◆ August22, 2017

﹉  臨石濤

﹉  從下午一直畫到晚上九點一刻,偶爾的心血來潮亦是想訴說一種情懷。

                                     主婦三味 ◆ August20, 2017

           《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

                                      【唐】王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  依舊燥熱的淺秋,週日上午老公寫字做飯,老婆畫畫。【後兩幅為罵罵的書法】

                                主婦三味 ◆ August20, 2017

﹉  公寓裡的其中一隻流浪貓,頭很大,我給它起名'方頭貓’。我用手摸它的頭,方頭貓一臉陶醉。我希望這隻老貓能熬過今年冬天。像方頭貓一樣,公寓裡其它的貓對我都很信任。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

                                           三味 ◆ August18, 2017

﹉  七月寫文章,文章寫膩了就動手做衣裳。一台老式縫紉機,自己裁剪,自己縫紉,從未學過,能做成這樣,有點兒驕傲。順便秀一道昨天燒的黃花菜扁魚,感覺還不賴,挺好吃!

﹉  第一張,用印花雪紡做的V領連衣裙。
     
﹉  第二張,用棉綢面料做的圓領連衣裙。

﹉  第三張,用印花雪紡做的一字領民族風短衫。

﹉  第四張,用李錦記紅燒醬油做的黃花菜扁魚。

﹉  生活的滋味,滿滿滴……

                                       主婦三味 ◆ August1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