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下午四點二十,於臥室窗口看暴雨中的公寓花園。

      人啊,一生中究竟要經歷多少場大大小小的雨?

      上午在廚房擇菜時聽到了微弱膽怯的蟬鳴,是今夏的頭一次,該是從梧桐街樹上傳出的吧。

           
                                         三味 ◆ June26, 2017


﹉  那已是靠近五月末了,天始熱,光已具備了夏的特征。我和女兒自由行走於七里山塘街,路經一臨河的剃頭店;舊屋,老式理髮椅與剪刀,破工具台上架了副鏡片模糊的老花鏡。屋中沒人,兩側的門都筆直敞開著。並沒有對流風魚貫而入,除了光。

                                 主婦三味 ◆ June24, 2017

﹉  哆來咪很喜歡我的床頭櫃和上面的書,所以每個下午它都要在上面睡上一覺,也喜歡趴在那兒。自打八月四日被瓜撿回家後,它已經認定自己是家中一員了。  9.6  三味


暮春時節
沿著花莖筆直向上
繞過層層花瓣
指尖觸摸到了花蕊隱秘的羞澀
躁動的狂熱與忐忑的不安
以及歡愉中的種種惆悵
都如宣紙上的新鮮墨液
悄然化開
濃密之處似我的烏髮
折扇般慢慢打開
再於邊緣處漸漸朦朧
消失……

        ——  節選自四月寫的詩《寫在暮春》 

﹉   昨天和今天略抽了點時間把畫作稍加深入,實在不想再去處理那種又多又小的花和瓶子了,太煩心。整個畫作的色彩基調未變,正常光線拍攝,不像上次那樣在昏暗的雷雨天把拍攝光線調亮了,所以那次拍出來與實物畫作已經不像了。今天的拍攝未採用任何特效,自然光線,和實物畫作一致,僅加了一個外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畫一幅畫,希望這幅以舊食花卉照片原創的油畫(40×50cm)能對得起她的唯美攝影作品。在此,再一次感謝舊食,這是我第二次畫她的作品,第一幅畫的是她拍的荔枝,那次作畫的感覺也非常好。

﹉  今天下午把朱新建的一幅《美人圖》國畫被我畫成了油畫,也很好玩,尚未完成,感覺也不錯。😊  【 三味 ◆ August 4, 2016 】


  陋巷的夏天  【攝於浙江省金華市雅畈镇   3:00pm  August 1st, 2016】

﹉  星期一上午於廚房作畫,謝謝小眼瓜honey幫我拍攝,老媽愛妳。😘😘😘 【  三味  9:20am July 25, 2016 】

將油畫做了張海報,這樣有感覺多了。再次由衷感謝舊食!💐

﹉ 這幅殘荷畫得很快,因為是原創,沒有像臨摹那樣有太多的條條框框,所以昨天一天基本搞定,今天上午花了一點點時間掃尾,算over了。該油畫取材於brutaldeath的攝影作品,在此,主婦再次對他深表感謝!這幅原創油畫,主婦自己也算滿意。對於沒有任何繪畫基礎也沒有在外學習過繪畫的主婦,通常都是憑著點愛好,憑著一點天賦和熱情去臨摹大師們的作品,連技法都不會,所以每次臨摹都謹小慎微,不敢大膽下筆,也所以每次臨摹的結果自己都不滿意的。通過這次大膽潑辣的原創,當我看到我手中的畫筆和畫刀在亞麻畫佈上的舞蹈,我感受到了一種破繭而出的痛快。頓悟只在一瞬間!

                                               三味 ◆ 2015-11-20

有時心情比壞天氣更糟糕
我坐在落地窗前
讀著里爾克的《秋日》
最後一段他寫道:

誰這時沒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誰這時孤獨,就永遠孤獨
就醒著,讀著,寫著長信
在林蔭道上來回
不安地遊蕩,當著落葉紛飛

(2015冬末春初時的selfie)

黃昏的光線下我把影子留在了臥室的墻上和床頭櫃的兩疊書上。我的頭髮零亂。很快那些金色的光線變消失殆盡,暮色悄然潛入,我知道這一天又將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