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下午三點,在書房幾案正著手畫著攝影師逐光的一幅作品,不經意間抬頭,空中的雲厚重得像是快要掉下來了。若是真掉下來,那麼我們盡可以輕輕鬆鬆的騰雲駕霧了。畢竟還是八月,雖說已立秋,但暑氣還是盛夏的德行。只是相對於自然界的其它生物,人總是那麼後知後覺。八月初的時候,當我俯視公寓花園,發現很多樹的葉子漸已變色。像香樟,桂花這類常青樹的葉子色調變暗了些。而水杉,銀杏,梧桐,鵝掌楸等落葉樹的葉子開始悄然帶點黃棕色,這種變化在樹頂尤為明顯。而昨日鼓噪的蟬聲也日漸衰弱。

﹉  秋天裡那些個天高雲淡的日子啊,說遠不遠,說近也非近。這真好比人與人之間的心,不太好琢磨。

                                     主婦三味 ◆ August22, 2017

﹉  七月寫文章,文章寫膩了就動手做衣裳。一台老式縫紉機,自己裁剪,自己縫紉,從未學過,能做成這樣,有點兒驕傲。順便秀一道昨天燒的黃花菜扁魚,感覺還不賴,挺好吃!

﹉  第一張,用印花雪紡做的V領連衣裙。
     
﹉  第二張,用棉綢面料做的圓領連衣裙。

﹉  第三張,用印花雪紡做的一字領民族風短衫。

﹉  第四張,用李錦記紅燒醬油做的黃花菜扁魚。

﹉  生活的滋味,滿滿滴……

                                       主婦三味 ◆ August16, 2017

《童年情景》後序

                       

﹉ 前陣子網上有類似於這樣一段話,'六零後已奔六,七零後也奔五,八零後正奔四,連九零後都開始奔三了。’看了之後算作七零後的我心頭一緊,不免有絲悲涼。時間轉瞬即逝,心未老而光陰卻不再從容。猶記得我十三歲那年春天的某個中午,我和我的好姐妹阿虹邊唱著一首台灣歌曲《那一年我十七歲》,邊走在Z鎮的一條巷子裡。那時我感到我的十七歲真是遙不可及,我是多麼盼望能一夜長大,然後像那首歌中所唱的背起行囊穿起一條發白的牛仔褲,裝著若無其事的告別。告訴媽媽我想我想離家出遊幾天,媽媽笑著對我說,別忘了回家的路……

﹉  回望過去,青春如朝露,童年如遠去的蝴蝶。它們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了。從心裡學的角度,童年對於人的影響尤為重要。我很幸運我有一個豐富快樂的童年,這樣的快樂該是九零後和零零後無法擁有的吧。

﹉  六月末,聽著舒曼的《童年情景》,便著手以此為題開寫小說。從上海濕噠噠悶熱異常的黃梅日一直寫到近八月中旬暑氣漸消的立秋,歷經一個半月,寫下四萬餘字的這部中篇。第一次嘗試寫小說,雖不盡如人意,但寫作的過程挺讓我愉快,我感覺尋著記憶我又回到了童年。

                                       主婦三味  August13, 2017


﹉  那已是靠近五月末了,天始熱,光已具備了夏的特征。我和女兒自由行走於七里山塘街,路經一臨河的剃頭店;舊屋,老式理髮椅與剪刀,破工具台上架了副鏡片模糊的老花鏡。屋中沒人,兩側的門都筆直敞開著。並沒有對流風魚貫而入,除了光。

                                 主婦三味 ◆ June24, 2017


  與生活而言,盡善盡美是一種假象
  而瑣碎,平凡甚至雜亂才是它該有的面目
  因此,我從不關注那些華麗麗的東西
  它們讓人望而生畏
  反倒是大街小巷,市井裡散發的那種濃濃的氣氛
  才充滿了人間煙火的味道……
 
  這幾張照片,無關高雅,無關低俗,我只記錄尋常生活的本真。
 
       2017年5月25日,蘇州七里山塘街之所見

                              主婦三味 ◆ June23, 2017


          Au revoir Suzhou !

                                 SanWei ◆ May25, 2017

﹉  用一本書,一杯春茶,一瓶乾花和一個下午的時光與自己交談。我柔軟的內心如春日曼妙的柳枝。有些個日子,我會去河邊散步。初春漲潮時發的大水已經退卻,水位變得低低淺淺,露出了大部分帶著淤泥的河堤。垂釣的人蹲坐在河堤上,嘴角叼著煙注視著水面,保持不變的姿勢。他們身邊的水桶裡幾乎沒有釣上來的魚。即便有,也僅有小孩巴掌大小。我想,他們並非真正在意魚兒能否上鉤,只是用垂釣這種方式去消磨一段時光。我一路走著,河堤兩岸的細柳將陽光打碎,步道上斑駁的影子也一路延伸。空氣已漸帶夏日的熱情,熱烘烘的,我快樂的出著汗。我是深愛這個季節的,如同,深愛著你。🌺

【  下午雨止,陽光時隱時現。於陽台閱讀時隨手拍了一張,記錄了這段初夏美好的時光。】
  
                                主婦三味 ◆ May12, 2017

紙上風花
途中旅人
是內心溫柔的試探
隱而未顯的喜悅
妙不可言……

     ——摘自2017年1月寫的詩歌《想起》

﹉  這是貓主婦人生中畫的第五幅水彩,和前幾次用油畫筆糊弄的幾幅不同,這次是先查了下水彩畫的一些簡單步驟,再下手臨摹的。臨摹的起點太高,是國外水彩大師的作品,持續畫了兩天,整個繪畫過程相當虐心。絕沒有油畫和寫意國畫的那般隨心所欲。作畫用的顏料,紙張和筆是很便宜很普通的那種。今天上午畫完後自我感覺還算良好,我對自己的要求不高,畢竟不是美術專業出身的,也從未到外面學過繪畫,所以無論是油畫,國畫,水粉水彩啥的都是憑點小聰明在家胡亂畫的。昨天從下午一直畫到晚上九點半,害得整晚的睡眠非常糟糕。   
                    三味 ◆ 2017.01.06

﹉  陽光爛漫的下午,獨自駕車到處兜兜。回家時見陽光尚好,用兩塊披肩給瓶花佈景,拍了張靜物照。然後去廚房做飯。

﹉  2017年,讓我遇見最美的自己吧!

                                              January 22nd,2017

我需要灼傷喉嚨的烈酒
與令人窒息的擁抱
我需要借助酒力與激情
去觸摸我難以名狀的痛苦
去和人說說一些無法道出的語言
去干點正經人眼中的壞事
或者乾脆去放肆地撒個野
我嫉惡如仇卻又匱乏勇氣
我崇尚自由而自由卻被牢牢地釘在
十字架上
只剩下思想
在沒有光亮的地方裸奔
……
—— 節選自三味2016年六月寫的詩《致詩人迪蘭·托馬斯》
     

﹉  我穿著游泳褲,赤著腳,蓬頭亂髮,在只有一個小篝火照明的黑暗沙灘上唱歌、喝酒、吐痰、跑跑跳跳——這才叫生活嘛!

—— 節選自傑克·凱魯亞克《達摩流浪者》,我很喜歡這段。

【﹉ 十一月的最後一天,陽光勉強露脸,發著混沌的光。抽空用水墨宣紙畫了幅國外攝影肖像,那個抱貓的女子真是似曾相識啊!明日起蟄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