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一碗見真情 』

        今日雷暴雨,冰箱裡備菜充足,不用外出買菜。只是心心念念想喝一碗老母雞湯。一早八點外出買食材,雨果然大,即便撐大傘還是被打濕了點。天氣糟糕心情卻不壞,神經兮兮的像個智障人士。買了個老母雞,很大,兩個人吃不掉,做半隻。洗淨扔湯鍋,又扔了兩大把泡發好的黑木耳,好幾段玉米,幾片鹹肉及蔥薑黃酒,再加少許醋。用礦泉水煮。大火燒開,文火慢熬。三個半小時一鍋濃香四溢,鮮美無比的雞湯完成。【我感覺燒雞湯的話放鹹肉片要比放火腿片合適,火腿會喧賓奪主把雞湯原有的鮮味蓋掉。】

       午飯先喝兩大碗湯,喝得心滿意足,然後象征性的吃了一小口飯。剩下的大半鍋湯留著晚上和罵罵一起喝。我要告訴他這可是特地為他做的雞湯,是我冒著雷暴雨各種艱難險阻克服了種種困難才完成的。我可不會說其實是自己特想喝老母雞湯,那個就境界不高,顯得不高尚了。我得讓老罵感動得稀里嘩啦的。哈哈。

      喝雞湯前,扯兩塊布,擺上幾個枇杷,三下兩下拍了張照。

                                      主婦三味 ◆ May25, 2018


﹉  那已是靠近五月末了,天始熱,光已具備了夏的特征。我和女兒自由行走於七里山塘街,路經一臨河的剃頭店;舊屋,老式理髮椅與剪刀,破工具台上架了副鏡片模糊的老花鏡。屋中沒人,兩側的門都筆直敞開著。並沒有對流風魚貫而入,除了光。

                                 主婦三味 ◆ June24, 2017


          Au revoir Suzhou !

                                 SanWei ◆ May25, 2017

紙上風花
途中旅人
是內心溫柔的試探
隱而未顯的喜悅
妙不可言……

     ——摘自2017年1月寫的詩歌《想起》

﹉  這是貓主婦人生中畫的第五幅水彩,和前幾次用油畫筆糊弄的幾幅不同,這次是先查了下水彩畫的一些簡單步驟,再下手臨摹的。臨摹的起點太高,是國外水彩大師的作品,持續畫了兩天,整個繪畫過程相當虐心。絕沒有油畫和寫意國畫的那般隨心所欲。作畫用的顏料,紙張和筆是很便宜很普通的那種。今天上午畫完後自我感覺還算良好,我對自己的要求不高,畢竟不是美術專業出身的,也從未到外面學過繪畫,所以無論是油畫,國畫,水粉水彩啥的都是憑點小聰明在家胡亂畫的。昨天從下午一直畫到晚上九點半,害得整晚的睡眠非常糟糕。   
                    三味 ◆ 2017.01.06

我需要灼傷喉嚨的烈酒
與令人窒息的擁抱
我需要借助酒力與激情
去觸摸我難以名狀的痛苦
去和人說說一些無法道出的語言
去干點正經人眼中的壞事
或者乾脆去放肆地撒個野
我嫉惡如仇卻又匱乏勇氣
我崇尚自由而自由卻被牢牢地釘在
十字架上
只剩下思想
在沒有光亮的地方裸奔
……
—— 節選自三味2016年六月寫的詩《致詩人迪蘭·托馬斯》
     

﹉  我穿著游泳褲,赤著腳,蓬頭亂髮,在只有一個小篝火照明的黑暗沙灘上唱歌、喝酒、吐痰、跑跑跳跳——這才叫生活嘛!

—— 節選自傑克·凱魯亞克《達摩流浪者》,我很喜歡這段。

【﹉ 十一月的最後一天,陽光勉強露脸,發著混沌的光。抽空用水墨宣紙畫了幅國外攝影肖像,那個抱貓的女子真是似曾相識啊!明日起蟄伏😊】


﹉  下午三點,陽光正濃。一杯拿鐵過後,沏一壺普洱生茶,半拉著窗簾,放著非常有情調的薩克斯風,讀楊绛的《將飲茶》。我喜歡這樣柔和的下午,有茶,有音樂,有書。

﹉  矯情的自誇一下,那個美美噠窗簾是淘寶上買了布自己做的哦。

                                            三味 ◆ Nov. 3, 2016


﹉  2016年7月31日,於浙江麗水某酒店衛生間,對著圓鏡自拍兩張,此乃其中之一。I am so narcissistic!

﹉  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永遠的年輕,永遠的熱淚盈眶!【by 傑克·凱魯亞克《達摩流浪者》】

                           三味 ◆ Sept10, 2016

﹉  傍晚見沒人在書房寫字,就去擬了張白石的寫意。黃昏的光線消失得飛快,它迅速收攏,朝天際步步退去,黑暗即將來臨。很想有誰為我在夜色中唱支歌。  【 主婦三味 ◆ August 13, 2016】


暮春時節
沿著花莖筆直向上
繞過層層花瓣
指尖觸摸到了花蕊隱秘的羞澀
躁動的狂熱與忐忑的不安
以及歡愉中的種種惆悵
都如宣紙上的新鮮墨液
悄然化開
濃密之處似我的烏髮
折扇般慢慢打開
再於邊緣處漸漸朦朧
消失……

        ——  節選自四月寫的詩《寫在暮春》 

﹉   昨天和今天略抽了點時間把畫作稍加深入,實在不想再去處理那種又多又小的花和瓶子了,太煩心。整個畫作的色彩基調未變,正常光線拍攝,不像上次那樣在昏暗的雷雨天把拍攝光線調亮了,所以那次拍出來與實物畫作已經不像了。今天的拍攝未採用任何特效,自然光線,和實物畫作一致,僅加了一個外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畫一幅畫,希望這幅以舊食花卉照片原創的油畫(40×50cm)能對得起她的唯美攝影作品。在此,再一次感謝舊食,這是我第二次畫她的作品,第一幅畫的是她拍的荔枝,那次作畫的感覺也非常好。

﹉  今天下午把朱新建的一幅《美人圖》國畫被我畫成了油畫,也很好玩,尚未完成,感覺也不錯。😊  【 三味 ◆ August 4, 2016 】

﹉  星期一上午於廚房作畫,謝謝小眼瓜honey幫我拍攝,老媽愛妳。😘😘😘 【  三味  9:20am July 25, 2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