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十月短章》


我就在這裡
秋的體內
含蓄的光逗留於倉促的白晝
瓦灰色的黃昏裡
你緘默如紙

深不可測的


西風悠長
似仕女的衣袖
拂過一切存在
屋頂瓦縫間的草與樹的葉子
偷偷泛黃
袒露出夏天炙烤的痕跡
候鳥南飛
在日漸稀疏的枝頭頂
盛滿寂寞

間或有雨
清清冷冷的
將路人的背影拉得瘦長
積水的路面於昏黯的天色中
發著幽幽的光
心底猛然嚮起一些旋律
是那般熟悉

道不出名……

【寫於2016年十月二十五日】
                   
三味 ◆  Oct. 27, 2016

《九月之詩》


九月九
西風起
耳畔隱隱傳來一些聲音
在遙遠的鄉村
水稻正在抽穗
晚麥等候播種
田野依舊忙碌
而目所能及之處
樹葉兒開始搖落
那是大地之聲
它的語言
細微 豐富又飽滿
有聲有色的在一起匯聚

淺秋的白晝
鬆散的光線從屋簷的縫隙漏下
於陰影中形成點點光斑
白色的隱晦
不禁讓人聯想起
捉摸不透的眼神
及難以表述的情感
你我從未老去
那是因為
在我們還很年輕的時候
我們
已經老了

寺院的晨鐘敲響一百零八下後
大殿的經誦聲整齊鋪開
僧人們手持念珠翻動經書
茶褐色的僧袍
香爐與貢品
處處顯露著莊嚴的肅穆
佛祖拈花微笑
他說
萬物皆空
昏暗的佛殿外灑滿塵世的光

抬頭仰望長空
我熱淚盈眶
浮雲間陡現出一張張臉
古代的聖賢
他們的思想依舊閃耀
千年的文字新鮮如
昨日新釀的酒
我那些逝去的親人們
他們也在雲層之中
神情安詳
一如往日
……

                           Sept. 6, 2016

短詩三首


【一】

立秋後
高柳晚蟬 說西風消息

放眼望去
碧空
白雲似山巒疊嶂
沿風的方向
移動

下午
茶泡三遍
已索然無味
敞開蓋的墨池
墨汁正濃
不消多時
在空氣中逐漸粘稠
乾涸
於墨池底留下一片
黑色的
蟬蛻

【二】

小鎮位於
城之南
眾巷的深處
仿佛若有光
時有犬吠
兩三聲
青磚的路上
孩童奔跑嬉戲
花蔭下
躺著一隻
慵懶的母貓

【三】

門掩黃昏
光在暮色中節節敗退
於天際消亡

黑暗紛紛揚起
朗月初升
幽樹正寂寂
倚窗佇立
散髮 妝未卸
把酒 微醺
似若有所思

月光之下
花與葉的碎影
爬上一堵舊墻
影隨風動
有暗香盈袖
……

11:20am  August 9, 2016  【 Double Seventh Festival  七夕節】

Today is Double Seventh Festival which is also called the Chinese Valentine's Day. I just wrote the poem to celebrate the very day.🌹🌹🌹

《致詩人狄兰·托馬斯》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诗人如是说
然后 你将善良与正直
化作满腔愤怒的诅咒
去期待山崩地裂
闪电加交
你脚踩地面开裂的两端
望着缝隙间的火焰
从目不可测的地心深处窜出
地狱之门由此打开

托马斯
我感受到了你灵魂的张力
与光荣的深度
那潜伏于你体内已久的鳟鱼
正急剧膨胀
在你暗红的血液中快活交配
直到你的肉体与骨骼被震荡得粉碎
化作尘埃
洒向黎明前广袤的黑暗之中

我需要灼伤喉咙的烈酒
与令人窒息的拥抱
我需要借着酒力与激情
去触摸我难以名状的痛苦
去和人说说一些无法道出的语言
去干点正经人眼中的坏事
或者干脆去放肆的撒个野
我嫉恶如仇却又匮乏勇气
我崇尚自由而自由却被牢牢的订在
十字架上
只剩下思想
在没有光亮的地方裸奔

诗人啊
我渴望得到祝福
渴望那黎明的第一道霞光射进我的窗户
我渴望沙漠被甘泉浇灌而变成良田
渴望所有被禁锢的灵魂重获自由
以及通往自由之路无所羁绊
我渴望着你所有的渴望
所以
那些善良的人们啊
请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在黑暗消亡的那天
我将举杯与你们畅饮
喜 极 而 泣!

三味 June 27, 2016

( 今天沒有午睡,讀狄兰·托马斯的詩作《不要温顺地走進那個良宵》有感而发,寫了首詩。)

《六月,光,親愛的我與你同在》


这是六月
草穗上夜晚的露珠尚存时
明朗的光已唤醒了大地

我审视自己
从头到脚
我的思想似带有热度的橙色空气
自由穿行于乡村,小镇与城市
势不可挡
你知道 我
属于它们

我属于乡村的一部分
我是田野里已收割了的麦子
是播种后不久长势良好的稻秧
是农人们手中的农具
是握着农具的双手
是双手上因劳作而结满的茧子
以及茧子上所沾的泥土


是乡村青色的炊烟
在黄昏的暮霭中悠悠然升起
我是一只刚出生的牛犊
尚未睁眼 正费力寻找母亲的乳头
我也是 光着脚丫站在牛栏旁
看着母牛生产的孩子
眼神中充满了生命的惊奇

我属于我的小镇
我是小镇上众多蜿蜒曲折的巷子
我是巷子间的那些老屋
是老屋墙根可爱的青苔
以及屋顶上黛色的瓦当
还有瓦当间随风起舞的杂草


是清晨淹没小镇的一场浓雾
让花影绰绰
那些早起的人儿
在浓雾的长巷中身影模糊
他们时而轻咳
时而彼此打着简单的招呼
用那亲切的乡音

我想 我亦属于
我的城市
我是那一幢幢高耸入云威严的建筑物
是那反射着阳光的玻璃幕墙
我是城市白昼的喧嚣
是车流繁忙的马路
是上班族匆匆的步履
也是那一张张疲惫的面庞

与此同时
我属于这个城市的夜晚
我是夜色中迅速滋长的欲望
是咖啡馆里让人沉沦的蓝调
及昏暗酒吧里暧昧轻佻的灯光
我是情人们唇齿间的絮语
也是那热烈的拥抱与炽热的吻

六月
明朗的光普照大地
我的思想似橙色空氣
一路游荡
亲爱的 
我与你
同在
……

 
                June 7th, 2016

(不務正業的主婦下午剛寫的詩,我的思想如自由的空氣😏)

《流動的聖節》


这是一场流动的圣节
在昏黯的云层间击响一面鼓
传来隆隆的沉闷轰响
雨势如注
我将手探出窗外
雨水顺着手心而下
流进体内
沿着我心灵的褶皱
无数花朵绽开

我想起你
那张因雨水而模糊了的男人的脸
胶片中失真的影像
隐约如
黄昏的蛾子灰扑扑的翅膀
摇滚乐响起
黑色轰鸣的德国战车
一路碾过
所向披靡
留下碎片与废墟
地狱中硝烟四起
我想和你
跳支邪恶之舞
赤裸裸的放荡
举手甩发摇摆
像蛇一样从你的身体蜿蜒穿过
抛下你空洞的躯壳
灵魂游离
向黑暗中的一丝微光飘去

这是一场流动的圣节
春雷滚滚如神之召唤
圣洁的雨水自天而降
流经我的双手抵达我的体内
带动温热的血液
融入泥土
长出花朵
铺天盖地……

   
              April 26, 2016

(今日有雨,上午聽著工業重金屬樂隊德國戰車寫了這首詩。)

《漫長的告別》


这是一个古老的先兆
潮水退去
露出黝黑发亮的礁石
白色的水鸟
停歇
它们的双足春草般纤细
鱼群开始洄游
日以继夜
奔赴它们产卵的圣地

远方
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用斧头劈材
那是冬天修剪下的苹果树的残枝
他的妻子正隔着窗玻璃凝视
她敞开着的胸脯微微起伏
怀中的婴儿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春日
我的思绪飘渺
面前的颤柳将阳光割裂成
一条一条细长的影子
语言蛰伏在晃动的阴影中
耳朵却如猫一样敏锐
在众多的声音中我辨别着你的声音
你在一家便利店买回一包烟
随意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你点燃其中的一支
烟灰落在翻开的书页上
你轻咳一声
杯中的春茶绿意盎然

我有些恍惚
岁月匆匆
于浮光掠影里尚残存着一些痕迹
我们在黑夜燃烧
又在晨曦初现时回归平静
而很多往事已面目全非
它们像一堆丧失水份焉掉的果子
早已没了原有的形状
只是我的记忆里
还保留你的样子

这始终是一个漫长的告别
忧郁的春天
阳光滤过枝叶在地上留下的斑驳
细细长长的各种影子
语言丰富
却深深蛰伏在晃动的阴影里
各种花开  各种声音
一路浩浩荡荡挺进
水鸟灵巧的落在裸礁上
鱼群波澜壮阔的游过海面
而所有的这一切
仅为了一个
漫长的告别……

March 28th, 2016

(寫於今日的詩)

《一個孤獨者的遐想》

夜雨過後
白晝
屋頂的瓦當
呈現飽滿的黛青色
瓦當間的雜草 隨風拂動
水滴打屋簷滴下
落在一條
蠕動的蚯蚓身上
墻根的青苔向四處蔓延……

寧靜的下午
有人打開一扇舊木門
咯吱咯吱作響
驚動角落一隻嗜睡的蜘蛛
它四下張望
期待有某隻蛾子破繭而出
恰好撞在它心思縝密的蛛網上
老屋的門前
一個孩子在陽光下高舉一枚
五角的硬幣
他說
它會在五月變成金子
就像種子變成了花

春天
是一種柔軟的信仰
柔軟的光
柔軟的風
柔軟的泥土
以及
我的雙唇
你的目光……

March 25th, 2016

(今晚剛寫的詩配上我的大頭照😄)

【三味 ◆ 2014年淺秋】

﹉ 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我正臨摹著雷諾阿的《芍藥花》,那是2014年初秋的下午,我放著音樂,喝了點波爾多紅酒,畫畫的時候好有感覺。紅酒讓我有些微醺,在微醺淺醉的狀態下覺得自己美美噠,就隨手來了張素顏自拍。(2016-01-21)

《這必將是個眾神出現的季節》


毫無疑問這必將是個眾神出現的季節
明亮的光鋪天蓋地
席卷了所有的城市,鄉村和小鎮
一個盲人從清晨醒來
第一次看清楚了他妻子的臉並俯身親吻
遊子回到故鄉
杳無音訊的兄弟也彼此團聚

在百花驕艷和群鳥雀躍之時
田野已從冬日的消沈中恢復過來
春雨與暖陽讓泥土如子宮般柔軟
農人開始播種
新的生命開始孕育

五六月間水稻的秧苗生長迅速並格格有聲
如兒童骨骼間發出的生長音
眾神出現的季節必將是個忙碌的季節
在內心盛滿了光之後
所有人信心百倍
不再因無所事事而困惑
他們雙手靈活比語言更豐富
此刻勞動已變成一種幸福的沖動

眾神出現的季節
光驅逐了隱藏的黑暗
謊言與邪惡不攻自破
所有的河流開始奔騰
所有的聲音都匯聚在一起
孩子們齊聲朗讀
勞作後的人們歌詠祈禱
詩人寫詩讚頌
畫家妙筆生花
哲學家的思想如火花迸濺

在眾神出現的季節
所有的靈魂已被神聖的光洗滌乾淨
美好的日子將不再被辜負
遠行者已整裝待發
啟程並追隨眾神而去

Jan. 8th, 2016

(一聽薩拉薩蒂就想寫詩,dinner後剛寫了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