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十月短章》


我就在這裡
秋的體內
含蓄的光逗留於倉促的白晝
瓦灰色的黃昏裡
你緘默如紙

深不可測的


西風悠長
似仕女的衣袖
拂過一切存在
屋頂瓦縫間的草與樹的葉子
偷偷泛黃
袒露出夏天炙烤的痕跡
候鳥南飛
在日漸稀疏的枝頭頂
盛滿寂寞

間或有雨
清清冷冷的
將路人的背影拉得瘦長
積水的路面於昏黯的天色中
發著幽幽的光
心底猛然嚮起一些旋律
是那般熟悉

道不出名……

【寫於2016年十月二十五日】
                   
三味 ◆  Oct. 27, 2016

《九月之詩》


九月九
西風起
耳畔隱隱傳來一些聲音
在遙遠的鄉村
水稻正在抽穗
晚麥等候播種
田野依舊忙碌
而目所能及之處
樹葉兒開始搖落
那是大地之聲
它的語言
細微 豐富又飽滿
有聲有色的在一起匯聚

淺秋的白晝
鬆散的光線從屋簷的縫隙漏下
於陰影中形成點點光斑
白色的隱晦
不禁讓人聯想起
捉摸不透的眼神
及難以表述的情感
你我從未老去
那是因為
在我們還很年輕的時候
我們
已經老了

寺院的晨鐘敲響一百零八下後
大殿的經誦聲整齊鋪開
僧人們手持念珠翻動經書
茶褐色的僧袍
香爐與貢品
處處顯露著莊嚴的肅穆
佛祖拈花微笑
他說
萬物皆空
昏暗的佛殿外灑滿塵世的光

抬頭仰望長空
我熱淚盈眶
浮雲間陡現出一張張臉
古代的聖賢
他們的思想依舊閃耀
千年的文字新鮮如
昨日新釀的酒
我那些逝去的親人們
他們也在雲層之中
神情安詳
一如往日
……

                           Sept. 6, 2016

《我住在烏托邦的國度裡》


神從高處俯視
芸芸眾生
大地之上
萬物生長
時光的隧道裡
塵埃漫舞

很想在某個清涼的雨日
為你放一張
舊唱片
並相互緊偎著
聽一聽曾經一同喜歡過的歌
當走調了的旋律伴著淅瀝的雨聲
猶猶豫豫響起時
人生若只如
初見

我住在
一個自我構築的烏托邦的國度裡
那裡 人們真實地活著
勞作
休憩
生兒育女
無所謂閃光的理想
與高尚的情操
只說些
真實的話
只愛
真實的人

               August19, 2016

《某個夏日的記憶》


旱季
在一條河的上游
夏日龟裂的河床
乾癟腹部上的縱橫刀口
觸目驚心
砾石散亂於河床
潔白的
一堆又一堆
如廢棄的墳冢
折射著耀眼的光

鴉雀無聲的白晝
騾子的鼻腔正突突地往外噴著
股股熱氣
邊上的一條老狗神情黯然
於一瞬間
它瞥見了自己的餘生

面朝沸騰的空氣
我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往自己的喉嚨裡猛灌幾大口涼水
試圖澆滅
體內炽热的火焰
因熱度而痙攣的枝幹
已無力支撐起樹冠的重量
於是
熟透了的李子紛紛墜下
鵝黃色的漿液迸濺
讓不遠處的幾隻烏鶇
目瞪口呆

浮雲似朵朵棉花糖
打眼前緩緩飄過
我聽見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遠遠的
山的背面
是叢叢的木槿
紫色的花朵
開得正艷

                             August16, 2016

﹉  【  昨日上午坐在上海財大空空的食堂內等樓上一位考IELTS的妹子。為打發無聊時光,寫了這首詩,記錄下這個七月末八月初於浙江旅行時在某地看到的景象。財大食堂的幾位大姐誤以為我也是考試的。╰(*´︶`*)╯   主婦三味  8.17】

《寫在夏末的詩》


讓我留戀的
無非是一些氣味
在某間雜亂的屋中
煙缸裡的幾枚煙蒂
一雙帶著汗臭的拖鞋
半瓶墨液
以及
草席上的體味

八月中旬
炙熱的牢籠依舊固若金湯
在毒日頭下行走的人們
頹廢的老狗
沒有靈魂依附
目光散亂
如一具具空皮囊
機械的拽著地上自己的影子
行尸走肉般往前挪動

植物
也同樣感受到了疼痛
在勉強撐起的樹冠之上
葉片呈現一張張扭曲的臉
於烈日的淫威下
花朵驚慌失措
它們綻開
隨意袒露起性器官
毫無羞恥
唯有鳥
這些夏日的隱士
在樹葉繁茂的枝幹上
打坐
閉目修道
時而齊聲誦讀
道可道,非常道……

正午時分
陽光下各種物體產生的陰影
逐漸濃縮
並越來越短
迅速退回物體本身
這讓原本在陰影裡休憩的貓
喪失了庇護
它們落荒而逃
去找尋另一艘諾亞方舟

梧桐樹下
有幾隻死去的蟬
四腳朝天
那些蟬曾在地下長久的蟄伏
有十年多的光景
可一朝為了愛情
它們破土而出
在烈日下大汗淋漓的交配
於短暫又極致的高潮後
緊隨的是
永恆的
死亡

                        August15, 2016

《夏末,心事蒼茫》


六月
光橫掃一切
於目光所及與未及之處
在掠過莫奈的畫布時
它停留
化作睡蓮
朵朵盛開
於是

被征服

八月中旬
墻角的幾束菖蒲與艾草
早已黃枯
殘存的氣味淡若游絲
窗外艷陽依舊
而蟬聲卻漸老
於萬里晴空下
去回想一些往事
猶隔著一場舊雨
不甚清晰
曾去過的地方
讀過的書
及愛過的人
回憶時已茫然
我不知

是否同我一樣?

日出日落
春花秋月
光陰流逝於無形
歎浮生如逆旅
讓心事蒼茫
有些個下午
放著肖邦的《瑪祖卡舞曲》
光著腳
一個人
在幾個房間來回走動
卻沒發出一絲聲響
給自己沏了杯濃濃的綠茶
喝起來很苦
似在舌尖與舌根遍佈
苦澀的青苔
所有的窗子都敞開著
讓高樓風魚貫而入
吹開書的扉頁
吹落案頭的宣紙
在地板上生出幾朵
白蓮花

                          August12, 2016  主婦三味

《一個主婦的日常》


八月十一日
下午三點
隨手翻閱
蓋瑞·斯奈德詩選
在一首詩中他寫道
想不起來讀過什麼
幾個朋友,都在城裡
喝馬口鐵杯子裡冰冷的雪水
目光越過靜止蒼穹
俯瞰几英里外地方

很多年來
我習慣一個人
在這熟悉的城市到處逛逛
漫無目的
偶爾會和一兩個朋友
吃飯聊天
多數時間呆在家
聽音樂
做家務
睡覺
喝茶和咖啡
坐著看會兒書
心血來潮時畫畫
或寫點文字
於百無聊賴時
去窗口站上片刻
從南面的窗口俯視公寓花園
那裡種了很多常青樹與落葉樹
有好幾隻貓出沒於其中
北面的窗口可見
一條八車道的潔淨馬路
紅燈亮起時
我會無聊地數數有多少未載到客的空的士
它們的頂燈是綠色的
像獨眼巨人孤獨的眼睛

                                 August11, 2016

短詩三首


【一】

立秋後
高柳晚蟬 說西風消息

放眼望去
碧空
白雲似山巒疊嶂
沿風的方向
移動

下午
茶泡三遍
已索然無味
敞開蓋的墨池
墨汁正濃
不消多時
在空氣中逐漸粘稠
乾涸
於墨池底留下一片
黑色的
蟬蛻

【二】

小鎮位於
城之南
眾巷的深處
仿佛若有光
時有犬吠
兩三聲
青磚的路上
孩童奔跑嬉戲
花蔭下
躺著一隻
慵懶的母貓

【三】

門掩黃昏
光在暮色中節節敗退
於天際消亡

黑暗紛紛揚起
朗月初升
幽樹正寂寂
倚窗佇立
散髮 妝未卸
把酒 微醺
似若有所思

月光之下
花與葉的碎影
爬上一堵舊墻
影隨風動
有暗香盈袖
……

11:20am  August 9, 2016  【 Double Seventh Festival  七夕節】

Today is Double Seventh Festival which is also called the Chinese Valentine's Day. I just wrote the poem to celebrate the very day.🌹🌹🌹

《致詩人狄兰·托馬斯》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诗人如是说
然后 你将善良与正直
化作满腔愤怒的诅咒
去期待山崩地裂
闪电加交
你脚踩地面开裂的两端
望着缝隙间的火焰
从目不可测的地心深处窜出
地狱之门由此打开

托马斯
我感受到了你灵魂的张力
与光荣的深度
那潜伏于你体内已久的鳟鱼
正急剧膨胀
在你暗红的血液中快活交配
直到你的肉体与骨骼被震荡得粉碎
化作尘埃
洒向黎明前广袤的黑暗之中

我需要灼伤喉咙的烈酒
与令人窒息的拥抱
我需要借着酒力与激情
去触摸我难以名状的痛苦
去和人说说一些无法道出的语言
去干点正经人眼中的坏事
或者干脆去放肆的撒个野
我嫉恶如仇却又匮乏勇气
我崇尚自由而自由却被牢牢的订在
十字架上
只剩下思想
在没有光亮的地方裸奔

诗人啊
我渴望得到祝福
渴望那黎明的第一道霞光射进我的窗户
我渴望沙漠被甘泉浇灌而变成良田
渴望所有被禁锢的灵魂重获自由
以及通往自由之路无所羁绊
我渴望着你所有的渴望
所以
那些善良的人们啊
请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在黑暗消亡的那天
我将举杯与你们畅饮
喜 极 而 泣!

三味 June 27, 2016

( 今天沒有午睡,讀狄兰·托马斯的詩作《不要温顺地走進那個良宵》有感而发,寫了首詩。)

《雨夜夢境》


那个夏夜
我闯入一家影院
我用猎枪杀死一头银幕上的大象
伴著绝望的哀嚎它轰然倒地
巨大的声响震裂耳膜
于是我夺路狂奔
黑暗中危机四伏
低矮的灌木丛裡有人隱藏窥视
恐惧蔓延
似无形之手紧扼咽喉

我从噩梦中惊醒
四肢瘫软 浑身发颤
此刻夜雨凶猛
打在窗玻璃上如密集的子弹
我閤上双眼
无数发子弹打我头顶飞过
金属的撞击擦出闪亮火花
于耳畔留下阵阵呼啸
突然 一切停滞
在陷入短暂的寂静后
咏歎调响起
费加罗 塞尔维亚的理髮师
那个充满活力无比快活的家伙
他欢乐的唱道
快给大忙人让路
剃刀和梳子
放血针和剪刀
都听我指挥
我是城裡的大忙人
从来就不缺运气……

那个夏夜
灵魂搭上了一辆过山车
风驰电掣
恐惧与愉悦的气氛此消彼长
失控的大脑像台无法操纵的破机器
我夺路狂奔
费加罗一路唱著欢乐的歌謠
夜雨凶猛
我在困境之中
无力挣脱

June 21,2016

(該詩歌源於我的一個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