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一年裡難得會畫上幾張國畫,今天興致來了,就三下兩下畫了一張,畫得不好,諸親莫笑哈。

                                  主婦三味 ◆ June8, 2018


這是六月
草穗上夜晚的露珠尚存時
明朗的光已喚醒了大地

我審視自己
從頭到腳
我的思想似帶有熱度的橙色空氣
自由穿行於鄉村,小鎮與城市
勢不可擋
你知道 我
屬於它們
……
……
——節選自2016年六月寫的詩《六月,光,親愛的我與你同在》

﹉  有幾個月沒玩自拍了,油畫完成後,昨晚素顏拍了張,拍出了上海大媽的文藝腔。現在全國的大媽們自拍都流行用絲巾凹造型,我想想算了,我拿絲巾怎麼凹也沒其他大媽凹得美。還是和家中的兩位貓公舉凹造型吧,可小公舉們沒一個配合的,我的油畫筆倒是樂意和我一起凹。我總覺得我眼睛太大了,像外星人,能小點就好了,眼大無光,是大近視。眼小好聚焦,聽說眼睛小的人視力大多很棒的,好生羨慕呢。

﹉  今日芒種,多美的節令啊,在六月鋒利的麥芒之上,我看到了大地的決心!🌾🌾🌾

                                      主婦三味 ◆ June 6, 2018

你長得不帥 所以並不討女人們喜歡
你深深愛過 可卻從未被愛過
你窮困潦倒 你孤獨無依
卻用畫筆反復描述對生活的渴望和熱愛
當世界的喧囂象洪水般淹沒了你
對生活的最後一絲激情
你選擇 在那塊燃燒的麥田 結束此生

那個七月 阿爾的艷陽高照
我仿佛看見了你人生的節節潰敗
也聽見了你倒地時的呻吟
那混合著花草的泥土氣息依舊
而你 已經對這一切置若罔聞了
即便是法國南部最明亮的光 也再也喚不醒你
我親愛的凡高

——節選自2014年十一月寫的詩《致梵高》

﹉  昨日結束的臨摹,梵高的作品實在難畫。

﹉  文森特,請允許我直面你的孤寂吧!

                                主婦三味 ◆ June 6, 2018

    
       『一碗見真情 』

        今日雷暴雨,冰箱裡備菜充足,不用外出買菜。只是心心念念想喝一碗老母雞湯。一早八點外出買食材,雨果然大,即便撐大傘還是被打濕了點。天氣糟糕心情卻不壞,神經兮兮的像個智障人士。買了個老母雞,很大,兩個人吃不掉,做半隻。洗淨扔湯鍋,又扔了兩大把泡發好的黑木耳,好幾段玉米,幾片鹹肉及蔥薑黃酒,再加少許醋。用礦泉水煮。大火燒開,文火慢熬。三個半小時一鍋濃香四溢,鮮美無比的雞湯完成。【我感覺燒雞湯的話放鹹肉片要比放火腿片合適,火腿會喧賓奪主把雞湯原有的鮮味蓋掉。】

       午飯先喝兩大碗湯,喝得心滿意足,然後象征性的吃了一小口飯。剩下的大半鍋湯留著晚上和罵罵一起喝。我要告訴他這可是特地為他做的雞湯,是我冒著雷暴雨各種艱難險阻克服了種種困難才完成的。我可不會說其實是自己特想喝老母雞湯,那個就境界不高,顯得不高尚了。我得讓老罵感動得稀里嘩啦的。哈哈。

      喝雞湯前,扯兩塊布,擺上幾個枇杷,三下兩下拍了張照。

                                      主婦三味 ◆ May25, 2018

《陳舊人物》

今夜我們一同聊聊
一些陳舊人物
時間的隱者而非過客
他們遁身於一堵泛黃的舊墻
經年的水漬縱橫疊加
如山水長卷
他們徜徉其間
於是你我面墻而坐
沏兩杯春茶
談起李白,王維和蘇軾
還有徐渭,石濤與八大山人
他們的思想如春日裡藤蔓植物的觸角
一路向上延伸
柔軟又不失張力
又似這墻頭的水漬
悄然爬滿細微的裂痕處
我們並不涉及西方大師
這與東方的山水與春愁不符
它的藝術源自光
明亮有聲
如金屬的刀叉在瓷盤上叮噹作響
東方的藝術產生於影
隱晦,蘊藉
含而不露
我們談及的那些陳舊人物
都已死去
卻又在各自的思想中復活
呷一口春茶
你我面墻而坐
夜色深沉
陳舊人物們隱身於水漬形成的山水長卷中
依然舊模樣

                                 April9, 2018

﹉  我寫詩還是蠻快的,但這首最快,十五分鐘就搞定。又為該詩配了一幅油畫,畫得也超快,十五分鐘完成了。

﹉  我任性又固持己見,矯情,我行我素,從不願為點名利而奉承拍馬,投他人所好,與世俗格格不入。

                                  主婦三味 ◆ May18, 2018



《你是否想知道》

你是否想知道
我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起伏的情緒
及荒謬的思想?

你是否想知道在鄉村在五月
當一只田鼠橫穿越晌午的一片蔬菜地時
它細小的腳趾可否留下蹤跡?
在風的蠱惑下
光中之柳
那萬千金色的流蘇
蕩漾
蟄伏的蟬已蠢蠢欲動
河面浮起了串串泥腥味的氣泡
包裹著烏托邦圓潤的夢想
語言,手勢迂回前行
情欲與氣溫
橙色的膨脹
我無法掩飾
我那神經質的愉快
用一把金屬細勺攪動玻璃杯中的水
並讓它叮當作響
用手指不停翻動書頁
似拉一把手風琴
或者 去桌上擺弄幾枚果子
像大師塞尚這般
你從未體驗過此類幼稚之舉
所以你匱乏想像
你無法想像在極暗的夜
聆聽的夜曲如降落的煙火
瞬間照亮孤獨者的臉龐
我柔軟而濕潤的唇啊
始終藏有一朵小茉莉
你無法想象
某種卑微的幸福
如乞丐得到一筆施捨
或流動的小販賣完了他筐中的菜
你亦無法想象
在高檔餐廳裡大快朵頤的富人
他們所咀嚼的肉食只是各種動物的尸體
你更無法想象
那些看似毫無生命的物體也具備靈魂
我的思想荒謬
卻不屑於他人的看法

神經質的活著
神經質的愉快

                       May16, 2018

pic1:四月十八日,送後媽去南匯果園看望她插隊落戶時結交的過房親。果園已徒有虛名了,那裡的萬畝果樹早全被砍伐。在它們曾經生存的土地上,動遷房與商品房四處林立。從後媽的過房親家開車到東海邊不消五分鐘路程。海水很黃,無風景可言。

pic2:四月十八日四點多回公寓,停好車,瞥見花園植物郁郁蔥蔥,洋溢著初夏特有的氣氛,很討人歡喜,就忍不住去兜了兩圈,對著地上的影子拍了張照。那天陽光真好,心情愉悅,在高速上開了一百三十多碼,很輕鬆愜意。總里程也遠超過了去杭州的單程。

                                    主婦三味 ◆ May17, 2018

﹉ 這種老式的縫紉機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屬於父輩們結婚必備家當,即便不會裁剪縫紉的兩口子,也必得添上一台。

﹉  想起童年時我所生活的Z鎮,在我上下學經過的那條巷子的裁縫鋪,那個戴著破老花鏡佝背的裁縫老頭,解放前曾在上海大名鼎鼎的培羅蒙西服店幹過,他每天利索的踩著縫紉機,針腳像細密的雨點齊刷刷落下。而我,每天放學路經裁縫鋪必要探頭在門外駐足一會兒。在小學三年級的暑假,仗著有點小聰明和盲目的自信,我覺得已從那老頭那裡偷學到的手藝差不多了,得一展身手給自己做條連衣裙了,於是擺上縫紉機,找不到布就腦袋發熱把家裡的新絲絨窗簾剪掉了。結果忙活了一下午,縫紉機都沒轉起來,裙子沒做成,窗簾廢掉了。爸媽下班看到剪得狗啃式的窗簾布,毫不客氣的用拖鞋請我吃了頓生活。

﹉  結婚後,我把縫紉機從父母家搬自個家了,我對那傢伙有感情,為了它我曾經挨過一次打。我不能這樣被白打,我得征服它。後來它的確聽話多了,我隨心所欲的操作它,做家裡的窗簾,做床單被套枕套,做桌布。女兒小時候給她做飯兜,做連帽外套,做裙子,當然也給自己做。當我踩動縫紉機,看到針腳像細密的雨點齊刷刷落下,我的嘴角揚起一絲嘚瑟的微笑。罵罵曾幾次說,瞧妳這麼愛做手工,給妳買個日本的電動縫紉機吧。我說我真不需要,我就對這老傢伙有感情。

﹉  做事心血來潮型的射手座,連著五六天,我都在瘋狂踩縫紉機。用褐灰純色的棉麻布料做了床單被罩枕套,嘿嘿,比百貨店賣的不差。家裡衣帽間的日式移門壞了,因過於笨重,我乾脆棄之不用,用咖啡色的全棉帆布做了塊超大的簾子來取代它。又用綠色的小碎花棉麻布做了廚房兩扇窗的窗簾,把舊的那兩塊扔了。還用這款布做了一條簾子,在小陽台和大陽台做了個間隔。這些全做完後,這塊綠色碎花的美布還剩下很小的一塊,如此美好我不忍浪費,於是拼了一塊咖啡色的帆布,將它們做成了一塊小茶几墊,美美噠。放上茶壺拍個照,原來那把宜興小茶壺上個月被我家貓閨女打碎了。

﹉  今日罵罵生日,上午去買菜,回家燉老母雞湯。晚飯給他做高湯薺菜肉丸子粉絲煲,揚州幹絲,白斬雞,紅燒剝皮魚,炒青菜。呵呵,像個賢妻良母的樣子……

﹉  春的氣息越來越濃,正是花事茶事繁忙之際。明起縫紉手工活告一段落,妥妥的看書,心血來潮去寫字畫畫,還想寫隨筆散文,感覺寫文章要比寫詩來得正兒八經,寫詩於我而言是偷懶,不用犧牲太多腦細胞。

                            主婦三味 ◆ March 12, 2018

《2018上海第二場雪》

1月27日
上海第二場大雪

我曾想過
靈魂的顏色
該是和雪一樣
可以白 也可以
很髒
如果自由需要尺度
那麼信仰
便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擺設

               Jan27,2018

【 圖片為清風藍月攝影作品,冒昧使用,在此深表感謝!】

《 片段 》

那些片段你肯定記得
多年前的夏
熱氣騰騰的晌午
白噪音響起
影子複製物體的形狀
錯落有致
光穿梭於層層陰影的間隙
在幽閉的靈魂裡灑下舞動的亮斑
遠處有河
水流動於無形
風過一片林子時
樹葉沙沙齊頌
蟬鳴 鳥歡
鄉間土路行走的人兒腳步輕快
新鮮的灰落在鞋面上

你肯定記得
夏夜中的噪點
縝密又細緻
月光很亮照得很遠 很遠
遠在我們視線之外
直達草叢的最深處
露出蟄伏已久安靜的石頭
有一條暗河湧動
炙熱
勝過白晝的暑氣
你慌亂的十指
沾滿了成熟果子的漿液

                     Jan25,2018

【 主婦三味寫於2018年1月25日,上海大雪 】

【 照片為2018年二月下旬所攝 】

《他們如是說》


他們如是說
他們
那些先驅中的先驅
智者中的智者
如是說
夜色中靜默的山
是神的頭顱
擁有黃金羅盤者
勢必找到遺失的文明與古老的寶藏

冬日午後
暖陽
頹廢的黃光
散發自中世紀騎士古銅色的鎧甲
及貴婦們袒胸束腰的絲絨長裙
細小的塵埃浮動於光中
似魚鱗微微閃亮
在時空隧道裡
不停旋轉
他們又如是說

你眼中的每粒塵埃
都曾是一個會喜怒哀樂的生命

絕無永恆
宇宙在不斷演化
一顆恆星誕生
一顆恆星死亡
在地球的岩層間
躺著史前生物龐大的骨骸
恐龍
那千萬年前不可一世的統治者
最終全成了冰冷的化石
他們如是說
上天是最公平的

無需巫師的尖頂帽
與吉普賽人的塔羅牌
光傳遞神諭
信仰者們心領意會
他們如是說
生戰勝死
善戰勝惡
愛戰勝一切

光榮之路必荊棘叢生

                             Dec.23,2017

【  2017年12月23日,霧霾中的陽光,漫射著創世紀的那種混沌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