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廚房瑣記》 主婦三味

廚房瑣記


﹉  俗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男人们胃的嗜好多半和他自小的饮食不无相关。我的老公骂骂出生和成长在上海浦东乡下,所以他平素爱吃的家常 菜无非就是本帮的地三鲜(茄子土豆青椒放在一起炒)啦,韭菜炒蛋啦,酒香草头啦等等。做这些菜对于我这么一个久经生活磨练的主妇来说现已成为小菜一碟了,尽管从内心而言,我是个极不喜欢和厨房打交道的人。

﹉  有时浏览娱乐八卦新闻,也常会读到一些女明星声称自己好喜欢做菜,在微博上秀秀自己的厨艺啦,甚至会晒深夜下厨的照片,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每每看到此类娱乐新闻,我总免不了嗤之以鼻,甩她们两个字“娇情”。做菜对于她们而言顶多是偶尔玩上一把。撇开人惯有的惰性不说,传统中国菜的做法大多离不开煎、炸、炒、焗、溜、烩。这类烹饪法油烟特重,若油烟机不给力的话,厨房的PM2.5瞬间爆表,这要给健康带来多大隐患啊(当然明星们的奢华厨房是绝不存在这类情况)。再说女人们自打和厨房结缘后,时间一长就变成了黄脸婆,这百分百要归功于厨房的油烟!我虽说吧中年妇人一枚,可依旧改不了从小爱臭美的秉性,不甘沦落为形象糟糕的黄脸婆。所以,每回做菜我都会戴上口罩,即便是炙热的夏天,我宁可闷热得像一条缺氧的鱼憋不过气,也不想让油烟熏上自己的脸。前周我更是鸟枪换炮,在淘宝上买了个做菜用的透明头盔,可防熏防溅,戴上后像个防爆女警。那天骂骂下班回来我正在烧菜,他见了笑弯了腰,正好女儿小眼瓜也从学校回家,他边拉着瓜进厨房边激动地说:“看看看看,你妈不正常了,又整出个新玩意了,头上戴了这么个东西。”小眼瓜瞧了也笑得前俯后仰。见他们视我如一大怪物似的我可真有些生气了,我黑着脸用菜铲故意把菜锅弄得砰砰响,“你们以为我是好玩才戴啊,烧个菜又熏又溅的我容易吗我?否则这么重的头盔我戴着干嘛,有病啊?!”

﹉  我刚埋怨完,瓜朝骂骂使了个眼色,骂骂心领神会,他连忙说:“猫猫,其实你戴这头盔挺好看的,又帅又美。”边上的瓜又补充道:“老妈,你的头盔好拉风好拉风噢。”一听这话我就觉得这父女俩有多假了,明摆着瓜和骂骂是一伙的,女儿跟爹要比跟妈亲。平日里瓜若是有什么不好我当场数落几句吧骂骂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着她,我背地里说骂骂的不是吧瓜也会出头替她爹帮腔,还常夸他爹是个大帅哥。我讥笑道哪有帅哥长得跟黑土豆似的。骂骂脸皮还超级厚,有回他打单位旅游归来,饭桌上唾沫四溅兴致勃勃地与我和瓜说;“暧,你们晓得伐,像我这种又黑又胖的人在少数民族那里可吃香啦,特招当地的小姑娘小媳妇们喜欢,她们称我为胖金哥。”“胖金哥?那不是在嘲笑你吧!”我哈哈笑了。他正色道;“喏,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胖金哥就是大帅哥的意思,你老公我就是胖金哥,在那里可抢手啦,因为太帅还差点被女人们抢走回不来呢。”小眼瓜眨巴着她的小眼珠扭过头对我说:“听听老妈,我说爸比利帅吧,又没有瞎说,有目共睹哦。”“嘿嘿,这个当然啦,我帅所以我女儿也美嘛,俗话说女儿遗传爹嘛。”骂骂还真是恬不知耻了。好吧,你俩都帅都美吧,我最丑,我心想。唉,这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若是再有个儿子就好了,女儿帮爹,儿子帮妈,这样1:1大家就扯平了。

﹉  自从十多年前婆婆乡下的老宅拆迁,她在大儿子家附近买房居住后几乎再也没有动手做过圆子和粽子了。一方面婆婆的年岁上去了,另一方面人一但闲散惯了也容易变懒。可这两样都是骂骂的心头好啊,每隔段时间他就在我面前念叨着想吃浦东的圆子粽子。而我对这两样谈不上喜欢,不觉好吃。小时候不常吃这些,在医院做护士长的母亲不会做这类食物,再说医院的活已经够她忙的了。乡下的外婆偶尔做了圆子和粽子会给我们送出来,她知道我们不爱吃所以也极少做。但骂骂不同了,他出生在乡下,从小就视圆子和粽子为饕鬄美食,即便是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亦对它们念念不忘。我想这大抵该是种深深的乡愁,人愈老就愈对故乡有感情,即便是儿时任何一种喜欢的食物都能引发一阵绵长的乡愁。上个月他实在是憋不住了,下班顺路在乔家栅买了盒圆子回家,满心欢喜地下锅煮。但他一只圆子都没吃完就把一碗圆子给倒了。“这圆子里的肉好腥!”他懊恼的说。“唉,老娘年纪大了,否则就让她做了,她做的浦东圆子好吃啊!”骂骂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曾为骂骂做过一回圆子,还包过一次粽子,那都在2013年的暮春时节。后来每每提起要再为骂骂做回圆子粽子他竟板起脸严重警告我说:“你若是再做圆子粽子给我们吃,我们马上报警!”哟,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  说起那次做圆子粽子,也完全是我心血来潮。倒并不是为了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这一说。我吧,射手座,所以常盲目自信,自喻为进得厨房出得厅堂。凭着点小聪明总认为啥事都难不住自己。既然骂骂心心念念想吃圆子粽子就做给他吃呗。连大字不识的乡下阿婆能做的事我咋会搞不定呢?!有想法就得有行动。我以前见过外婆做圆子,看着并非难事,做圆子就像我儿时捏彩色橡皮泥一个道理。于是我去超市买了水磨粉,学外婆的样煮上一锅大米粥,拌好肉馅。我把水磨粉加入粥里搅拌,那种和了粥的水磨粉可不太好伺候,它像胶水一样把我两只手牢牢粘住,我感觉是陷入泥潭无法自拔了。人本来就瘦,还有那么点低血糖低血压的,我一下子一阵眩晕,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不禁感叹道做圆子原是个力气活啊!正忙得不可开交时,手机响了,是骂骂。他问:“猫猫,你在干嘛?”我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接,“我在忙呢,在给你做好吃的,你今天可有口福啦!”“噢?做啥好吃的给我呢?”他口气听上去很惊讶。“我现在没空和你说,你下班回来吃就是。挂了挂了我忙着呢!”说完我匆匆挂了手机。手机沾了水磨粉成了个大花脸。厨房的灶台面和地上也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没过几分钟,客厅的座机响了,我奔过去一瞧是我闺蜜,拎起电话就听到她大喇叭似的声音,“侬只女宁今朝勿嘎出去啊!”她说。“我哪有时间出去玩啊,现在忙得很,不和你说了,挂了挂了,改天我再联系你吧。”说着我又匆匆挂了闺蜜的电话。座机也成了大花脸,鞋底沾的水磨粉又带到了客厅的地板上,把地板也弄花了。唉,要认真做点事吧偏偏干扰就这么多!我好不容易把面和好,并分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再把它们搓成了一个个圆球。然后用大拇指在搓好的圆球上挖了个坑,把肉馅埋进去,再把上面的口子封住。可不知为何我做的圆子总会露馅,以至于我不得不再用和好的粉把裂开处盖住,再裂开来又在外面补上一层,结果把圆子越做越大。我做的圆子貌似是普通圆子的两倍半。上午去超市买水磨粉和熬大米粥不算,我又花了整整一下午,共做了十六个圆子。人是筋疲力尽,地是一片狼藉!等骂骂和小眼瓜一到家我也顾不上有多累了,就迫不及待地给他们煮圆子吃。瓜说:“老妈你做的圆子咋这么大,跟馒头似的,我咬到现在还没吃到肉呢!” 我问骂骂;“味道还可以吧?”骂骂边吃边皱眉说,“好好好,不过你这种奇葩超级大圆子人家吃上三个就会把胃撑坏的。”“那我下次争取做小点呗,做这些圆子我可是花了一天呐。”“你下次还做啊!”瓜和骂骂瞪大了眼一脸惊恐异口同声道。“妈算我求您了,放过我和爸比利吧!”小眼瓜嘀咕说。“猫猫,你若下次再做给我们吃我们二话不说马上报警噢。”骂骂在一旁附和道。

﹉  虽说做浦东圆子以失败告终,却一丁点没有挫伤一个射手座主妇的自信心。没过几天买菜时我见有包粽子的芦苇叶卖脑子一热就买了两把,再买了些糯米呀,肉呀什么的又想要给骂骂包顿粽子吃。我可不相信如此充满智慧的射手会次次失败。那天我学乖了,先在网上看了下做浦东粽子的视频,那就照葫芦画瓢呗。当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完到要正式动手包粽子时,那些粽叶却极不听话,每次我把它们做成倒椎状放糯米进去时总会漏米,所以也只能把粽子包得很小很小,又把它们五花大绑。待骂骂和瓜回来时我已经把一锅粽子煮好了。“尝鲜啦!”我像饭馆的店小二那样边大声嚷边从厨房端出一大盆粽子。“咦老妈,你咋做迷你粽啊,圆子么做得像巨人,粽子么做得像侏儒,一口一个。”瓜道。“我那是故意做成这么小的,你们不是嫌弃圆子大么?”我答。“那你做迷你粽也不用把粽子五花大绑啊,它们又不是犯人!而且你包的粽子怎么是扁扁的呢?好奇怪哦。”骂骂边费力地解着粽上绑的众多棉绳边说。“唉,真是没良心的,连一句好话都没有。”我生气了,这回可真伤到自尊心了。想想这几天又做圆子又包粽子,人累不算,满腔的热忱却没得到相应的回应,还嫌这嫌那的。骂骂见我拉黑了脸马上说:“无论如何猫猫的精神可嘉嘛,你真要做好圆子粽子下次干脆到老娘那里去好好学一学。”“不去不去!”我大声叫嚷道,“咋我想去外面学画画你死活不同意,要让我去学做圆子粽子你倒是积极,提议倒快啊!真歹毒,定是要把我塑造成一个纯粹的黄脸煮饭婆!”

﹉  初次做圆子粽子宣告彻底失败后,射手座主妇有回心血来潮又挑战起做春卷,那次倒是取得了空前的大成功,得到了小眼瓜和骂骂的高度评价。他们认为我做的春卷是目前为止他们尝到最好吃的了,骂骂边吃还边向我竖大拇指。一番美评听得我喜滋滋的,不过心里却在念叨,“呵,别以为我以后会经常折腾这些东西噢,我那是图好玩,是心血来潮,顶多偶尔做给你们吃吃噢。总折腾这些吃的也太埋没一个潜在的艺术家了!”

﹉  我是好吃之人,从不愿辜负自己的胃。人生在世,吃喝玩乐,而吃是最重要的。美好的食物就像美好的情感一样让人恋恋不忘。所以我的味蕾总是那么活跃,它们蠢蠢欲动,对各种美食充满了原始的欲望。我常会独自下馆子,点上几个自己喜欢的菜,有时也会叫上一杯红酒,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美餐一顿。但若连着去饭店的次数频了,我的味蕾也会产生抗拒,感觉连饭店的菜也没任何诱惑了。这时就想着要回归厨房自己动手做美食。上周我突发奇想挖掘出了一道菜,这道菜既复杂又简单。说复杂是因为里面加的食材太多了。一条一斤半的大鲫鱼(其实我想买的是那种叫基格郎的鱼,俗称菊花鱼。该鱼产自江南,长相可爱,鱼身细长,上面还有点点花纹,肉质非常鲜美,鱼刺也不太多,只是那天我买菜去晚了没买到),一盒苏北老豆腐,一盒鸡鸭血,一袋酸菜,一个番茄。还有不少配料,如藤椒,小红辣椒,葱段,姜块。当然还得加适量的黄酒,李锦记豆豉酱油,盐,糖,以及醋。说简单是因为整个烹饪的过程并不复杂。因为食材太多,做这道鱼我烧了满满一大锅,待到要出锅时竟找不出一只足够大的盆或碗来装下它,于是我就直接把菜锅端到了饭桌上。这道鱼酸酸辣辣的,还很鲜,里面的老豆腐和鸡鸭血也很入味。骂骂吃了赞不绝口,他问我这属于哪里的菜,哪学的?我告诉他这算云南菜吧,至于哪学的,哪都没学,你老婆可是个大天才啊!

﹉  历数我自己拿手的菜,倒也有好些个了。最擅长做的是法国乡下浓汤,其它的有西红柿烩牛肉,红烧羊肉,椒麻鸡,扬州狮子头,蛤蜊炖蛋,虾仁滑蛋,拌海蜇头,上周发明的那道酸辣鱼也算一个噢。不过我非经常捣鼓这些东西,平时做的菜更简单一些,如蒸鳜鱼或多宝鱼啦,鸡汤骨头汤啦,再弄点蔬菜炒炒而已。骂骂常抱怨他的将军肚,他摸着自己大腹便便的肚子发愁地说;“猫猫,我要减肥了,打算晚上辟谷,顶多你给我煮个红薯蒸个淡包子啥的。”我一听乐了,这是大好事啊,绝对可以把一个不喜欢做菜的家庭主妇从厨房解放出来!反正除了双休日小眼瓜平日都在学校。第二天骂骂一下班回家我马上把煮好的两个大红薯端上了餐桌。他朝红薯瞥了一眼惊讶道,“侬只女宁吾昨日讲吃红薯侬今朝真格给吾吃红薯啊!”“咦,你不是叫嚷着肚子大要减肥嘛,还说辟谷呢!”我反驳道。“好好好,那你吃得下我也咽得下。”骂骂举起筷子无奈的说。我心里偷着乐,不过说真的把红薯作晚餐也真难以下咽,第二天上午我的胃就开始造反了,味蕾平淡无奇,只得中午给自己开小灶,一个人在外狠狠搓了一顿。我感觉自己有时还真会恶搞,该是童心未泯吧。有次下面条,骂骂说猫猫你给我少下点面,下两根就行了。结果我还真给他下了两根面条,并盛在一只很大的碗里。他瞅着这两根面条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侬只女宁辣手格嘛,欺负吾一只老头子伐,勿作兴格噢,叫侬下两根面条侬真格下两根啊!”后来他把这件事讲给小眼瓜听,小眼瓜听了眼皮都不撩一下,她早见怪不怪了。

﹉  人都有惰性,那是与生俱来的。我感觉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爱做家务,爱厨房,爱下厨。上班族厌倦了职场的朝九晚五,而全职主妇做久了,心中却渴望能像个上班族那样下班回家。我总假设这样一种美好又温馨的场景,就像日本电影里的那样,我一下班拉开家门,大声的说:“ただいま!(我回来啦!)”然后家人亲切地回应,“おかえり!(你回来啦!)”,再为我端上准备好的丰富晚餐。哈,那可真是我理想中的生活啊!自从有了饿了吗,当我懒于自己做饭又懒于外出就餐时,它就是我解决温饱的神器。骂骂有时回家见我两手闲着,厨房也没有饭菜的香味飘出,就问今天吃啥?我告诉他饿了别叫老婆,叫饿了吗。这点还数瓜拎得清,有几回她在家时我惰性一上来也甩手不想做饭,她倒是把我想说的话给说了,瓜在骂骂和我面前学着广告中的腔调做作的说:“饿了吗?饿了别叫妈噢,叫饿了吗!”
                                   
April 23,2016

(感謝朋友們的鼓勵,逼惰性十足的主婦近幾天安靜下來,在電腦上打了點文字,並寫了兩首詩給自己交差,謝謝你們,由衷的。🌷)

评论(2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