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雷諾阿特展與常德公寓小記

 

﹉ 二月下旬,乘著雷諾阿特展在三月頭結束之際,去上海展覽館跑了一趟。此次雷諾阿特展的佳作不多,這在我的意料之內。沒有一幅作品能像2013年在上博展出的法國印象派畫展那样讓我感到震撼,攝人魂魄的。那次還真被雷諾阿的《芍藥花》驚艷住了。相比其它印象派大師,雷諾阿喜畫人物,尤其是女人。他審美的口味與中國唐代以胖為美的審美觀驚人的吻合。筆下女人個個面如滿月,豐乳肥臀,膀大腰粗。當然對美的定義因人而異,或許以雷大師的眼光,美的女體豐滿中須帶有男性的結實,這样的女人善勞作,善生育,相比窈窕身材的女人而言更健康,又多了種自然樸素原生態的味道。

 

﹉ 走出上海展覽館南京西路的出口,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打算搭地鐵回家,竟意外看到了常德公寓,一棟米白配咖啡色調的大樓。張愛玲的很多作品都寫至那個寓所,她與胡蘭成的那段愛恨情仇的往事也發生在那裏。於是我過馬路特地到樓下看了看,公寓裏是進不去的了,有一矮小的老太把手著外門,看其面相定是個不太好說話的主,於是我放棄了和她商量讓我進公寓参觀的想法。樓下有個以張愛玲為主題的咖啡館,沒啥人,我也並無想進去坐坐的衝動,拍了幾張照後便反身離去。二月的行道樹像一個個剃度的和尚,清清爽爽的,一副與世無爭的样子。

 

﹉ 穿梭在繁忙的靜安寺地下鐵通道,我又突然想起了張愛玲《我看蘇青》裡的一段文字,她寫道;“她走了之後,我一個人在黃昏的陽臺上,驟然看到遠處的一個高樓,邊緣上附著一塊胭脂紅,還當是玻璃窗上落日的反光,再一看,卻是元宵的月亮,紅紅的升起來了。我想道;“這是亂世。”晚煙裡,上海的邊疆微微起伏,雖沒有山也像是層巒疊章。想到許多人的命運,連我在內的,有一種鬱鬱蒼蒼的身世之感。“身世之感”,普遍總是自傷,自憐的意思罷,但我想是可以有更廣大的解釋的。將來的平安,來到的時候已經不是我們的了,我們只能各人就近求得自己的平安……”

 

                                           March 24th,2016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