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秋之贊》

﹉ 在阅读古诗词时很容易发现许多作品是与季节相关的,而春与秋最是古代文人描述的主题。文人们对于春的情有独钟毋容置疑,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之时,他们情难自禁,衣履宽松,披发缓行,一路赏花问柳探访春天。他们喜春,惜春,怜春,在自己的诗词里不加吝啬地歌咏。相对于春,在古代文人眼里秋总是显得那么惨淡与悲凉。战国时期的文人宋玉在《九辩》中就写道“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悲的气氛可见一斑啊。

﹉ 余独爱秋。在春日我的睡眠总是奇差,失眠如家常便饭,这或许与春天气候的乍暖还寒,喜怒无常有关吧。身体适应不了季节的变化时,睡眠就容易出现状况,所以春对于我何尝不是一种煎熬。与春的喜怒无常不同,秋却是平和,悄然,渐进式的。当天空变得格外高远,而阳光下的各种影子渐渐疏淡时,秋已至。初秋时分行走在路上,行道树的叶子不时打眼前滑落,不经意的美。我总认为植物最先感知季节的转变,并与之相呼应。春天时它们长出嫩叶,新长出的叶子在阳光下薄如蝉翼,呈一种几近透明的鹅黄色,里面的叶脉一览无余。入夏后随着光线的增强,树木便郁郁葱葱起来,叶片的颜色转成了深绿,是那种浓稠得化不开的绿。秋风乍起时,因树的品种不同,它们叶片的颜色也各有千秋,从夏天的深绿色逐渐过渡到橄榄绿,橙红,铁锈红,金黄或土褐色。叶子小小的身体里积聚了一个长夏炙热的阳光,而秋风无愧于一位色彩大师,它轻扫几笔就将叶子体内积聚的阳光调和成了不同的色彩。到了冬日,常青树总显得灰头土脸,像一头钻进煤堆里的孩子,而落叶树就只剩光秃的枝桠笔直或扭曲地指向苍凉的天空。就树叶而言,它们在春天既柔弱又娇情,夏天则单调又乏味,冬天一到它们就一蹶不振。只有秋天时树叶们才色彩缤纷起来,我甚至觉得秋叶要比春日姹紫嫣红的花朵更好看。

﹉ 儿时恰逢雨日我专挑路面的积水坑走,我穿着一双墨绿色的橡胶小雨鞋使劲地踩踏着坑里的水,水花四溅,弄湿也弄脏了我的裤子,我却感到好玩和惬意,尤其喜欢听积水在我小雨鞋下发出的那种噗哧噗哧的声音。我知道每次踩完水坑回家总会被老爸骂,刚开始几次我和他解释那是我不小心所为,可每回都弄得裤子又湿又脏他就认定我是故意而为了。他用手指戳着我的脑门厉声质问:“侬老油条了是伐?侬倒是给我去找找看啊,有哪个女孩子是那样的?!”老爸也真是无知,他要明白这样的兴趣也只属童年的特权,若到了现在恰逢雨日让我再专挑积水坑走,并在积水里反复地踩来踩去,不被人当成女神经病才怪,弄不好会有热心人拨打110把我抓了去。不过始终觉得自己童心未泯,有时下雨天看到尚干净的积水滩,见前后无人我就会故意去走一走,心头窃喜。不过这种幼稚的行为只能偶尔为之,我已将童年踩积水坑的乐趣转变为了在秋天踩落叶。上海的行道树大多是法国梧桐,秋色已深时梧桐树叶纷纷落下,在人行道上三五成群。每张落叶姿态各异,土黄色的基调上稍许点缀些其它颜色,很美。有个姑娘告诉我她喜欢这些落叶,觉得美,所以每次外出总避免踩在落叶上,说是若将落叶踩碎,便可惜了。而我这个大大咧咧又孩子气的中年主妇却偏挑落叶之地行走,我喜欢听那些枯叶在我的马靴下发出的悉悉索索轻微的声响,当然有些落叶会被我踩碎,可这又如何? 所有的落叶迟早都将化作泥土的一部分,并使土壤更加滋养。秋高云淡之日当我们行走并踩踏于落叶之上时,我们听到的是一个季节的声音,轻微的,美妙的,并独一无二。
 
﹉ 如果说秋是高远的天空,阳光下疏淡的影子和缤纷的落叶的话,那么这样的概括未免狭隘。秋,也是有味道的,是那种淡淡的香甜。它来自于大街小巷栽种的桂花树,秋天正值它的花期。如果说春是赏樱的季节,那么秋是一个闻香的季节。百花之中属桂花的香气最是宜人,尽管它的花型最小,但它小小的体内释放的能量却是诸花所望尘莫及的。不过我发现桂花有个特点,当我离桂花树很近很近时,花香却远不如几米之外闻到的浓,即便摘下一小把桂花放在鼻下嗅,也不如远闻的香。这让我想到周敦颐《爱莲说》里的名句“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住得高,亦可闻到楼下花园的桂花香。特别是晴好的秋夜,暗香浮动,伴着啾啾的虫鸣,真是怡然自得啊。

﹉ 秋日的田野是秋天最生动的一笔。可惜与我而言,田野已遥不可及,它与我的童年有关,现在只留存在我的记忆里。但我知道此时他乡的田野稻谷正金黄,收获的季节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 我坐在秋风里,吃着一盘爱人给我剥的石榴,粒粒晶莹剔透。我想起我的外公,我年幼记忆中的第一颗石榴就是他给我买的,非常大,也非常甜。我又想起了我的母亲,她总觉得我的睡姿不好。秋日渐凉时,她担心我着凉,必会半夜起床去我的房间看我有无将薄被一脚蹬地上。秋天的确也是一个充满怀念的季节,只是相对于清明时节的那种凄凄惨惨切切,秋天对故人的怀念是温暖与柔和的。我知道即便他们远去了,却将爱永远留了下来,所以我会想着他们的好。我告诉自己只有更好地生活才不会辜负这份深沉的爱。

﹉ 我喜欢并热爱着秋天。我喜欢它干干净净的天气,喜欢它赋予的各种色彩和微甜的气味。人到中年的我犹处于人生的秋天,在大多男人们眼里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不是残花败柳就是豆腐渣。其实他们真心不懂,当女人们的内心变得丰盈,思想变得富有,容颜的衰减已经并不太重要了。何况到了中年,男人们亦会碰到容貌和身材走样等问题。既然如此,何不热爱秋天呢,无论是四季中的秋天还是人生中的秋天。引用一首我唯一读过的喜秋的古诗,唐代诗人刘禹锡在《秋词二首》之一中写道;“自古悲秋多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Sept. 25th, 2015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