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三味

心意柔軟,身得輕安,心生歡喜。

【聲明如下:感謝喜歡,但切勿剽竊原創詩歌文字,違者必究。】

﹉ 這種老式的縫紉機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屬於父輩們結婚必備家當,即便不會裁剪縫紉的兩口子,也必得添上一台。

﹉  想起童年時我所生活的Z鎮,在我上下學經過的那條巷子的裁縫鋪,那個戴著破老花鏡佝背的裁縫老頭,解放前曾在上海大名鼎鼎的培羅蒙西服店幹過,他每天利索的踩著縫紉機,針腳像細密的雨點齊刷刷落下。而我,每天放學路經裁縫鋪必要探頭在門外駐足一會兒。在小學三年級的暑假,仗著有點小聰明和盲目的自信,我覺得已從那老頭那裡偷學到的手藝差不多了,得一展身手給自己做條連衣裙了,於是擺上縫紉機,找不到布就腦袋發熱把家裡的新絲絨窗簾剪掉了。結果忙活了一下午,縫紉機都沒轉起來,裙子沒做成,窗簾廢掉了。爸媽下班看到剪得狗啃式的窗簾布,毫不客氣的用拖鞋請我吃了頓生活。

﹉  結婚後,我把縫紉機從父母家搬自個家了,我對那傢伙有感情,為了它我曾經挨過一次打。我不能這樣被白打,我得征服它。後來它的確聽話多了,我隨心所欲的操作它,做家裡的窗簾,做床單被套枕套,做桌布。女兒小時候給她做飯兜,做連帽外套,做裙子,當然也給自己做。當我踩動縫紉機,看到針腳像細密的雨點齊刷刷落下,我的嘴角揚起一絲嘚瑟的微笑。罵罵曾幾次說,瞧妳這麼愛做手工,給妳買個日本的電動縫紉機吧。我說我真不需要,我就對這老傢伙有感情。

﹉  做事心血來潮型的射手座,連著五六天,我都在瘋狂踩縫紉機。用褐灰純色的棉麻布料做了床單被罩枕套,嘿嘿,比百貨店賣的不差。家裡衣帽間的日式移門壞了,因過於笨重,我乾脆棄之不用,用咖啡色的全棉帆布做了塊超大的簾子來取代它。又用綠色的小碎花棉麻布做了廚房兩扇窗的窗簾,把舊的那兩塊扔了。還用這款布做了一條簾子,在小陽台和大陽台做了個間隔。這些全做完後,這塊綠色碎花的美布還剩下很小的一塊,如此美好我不忍浪費,於是拼了一塊咖啡色的帆布,將它們做成了一塊小茶几墊,美美噠。放上茶壺拍個照,原來那把宜興小茶壺上個月被我家貓閨女打碎了。

﹉  今日罵罵生日,上午去買菜,回家燉老母雞湯。晚飯給他做高湯薺菜肉丸子粉絲煲,揚州幹絲,白斬雞,紅燒剝皮魚,炒青菜。呵呵,像個賢妻良母的樣子……

﹉  春的氣息越來越濃,正是花事茶事繁忙之際。明起縫紉手工活告一段落,妥妥的看書,心血來潮去寫字畫畫,還想寫隨筆散文,感覺寫文章要比寫詩來得正兒八經,寫詩於我而言是偷懶,不用犧牲太多腦細胞。

                            主婦三味 ◆ March 12, 2018

评论(20)

热度(103)